黄帝内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18|回复: 0

第64集 素问.脉要精微论(四) 释要;4.色脉互参及尺肤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30 16: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洪图黄帝内经讲稿如下:
【理论阐释】
1 脉应四时
教材222页,对原文《脉应四时》那一段的【理论阐释】,只提出一个问题,关于脉应四时的问题。

脉应四时同样是“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也就是”天人合一”的理论,作为它的基础。因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的嘛!所以人的气血变化当然是和四时阴阳相一致的。在那个前提下才有“脉应四时”,气血和自然阴阳相应,脉象也就和自然阴阳相应。

关于脉与四时的问题,我们教材上,在【理论阐释】这个问题上,认为提出来,是《内经》一贯的学术思想,有关论述很多,主要提出这样几个方面:

从四时五脏而论,关于脉应四时的论述,讨论这个问题,《内经》里头从四时五脏这个角度来讨论,比如本段上所说,“春应中规,...,冬应中权”等。以及《宣明五气篇》所说,“五脉应象。肝脉弦(肝脉有弦象)心脉钩(心脉有钩象)。“弦”和我们刚才所学过的“规”,是讲得一回事。“钩”又和刚才讲的"矩",又是一回事。它们都是相应的。“脾脉代,肺脉毛,肾脉石”,“肾脉石”也就是我们上面讲的“冬应中权”,沉,"石”也是沉。"权”也是沉。这是一个,从四时五脏角度。
从阴阳消长浮沉而论,自然界阴阳消长,阴阳浮沉,脉象也跟着这样变化,所以本段有“春日浮,夏日在肤、秋日下肤,冬日在骨”之论。这是根据自然界的阴阳升降浮沉,脉象也有阴阳升降浮沉,它也叫“脉应四时”。
从三阴三阳六气来讨论。从三阴三阳六气来讨论脉象的相应变化。比如说《素问。至真要大论》说“厥阴之至其脉弦,少阴之至其脉钩,太阴之至其脉沉,少阳之至其脉浮,阳明之至短而涩,太阳之至大而长”,是和三阴三阳六气这个角度,脉象也应该随之相应的改变。
同时我们在教材的【理论阐释】当中,最后总结说,其论虽多,其理则一,因阴阳的消长,而有四时的寒暑往来,天地之间才有生长收藏之气,而化育万物,人“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这我们在《四气调声大论》的话,“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所以脉象也要随之有这样的变化,这关于 【理论阐释】的问题,就是归纳了一下,关于“脉应四时”的从几个角度,《内经》上有所论述。

【临证指要】
1.关于梦与人体的生理病理
特别是在于临证方面的应用问题。这也就是说一个从唯物的角度来理解。过去也有人说圆梦,圆梦圆梦,它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有的时候是从唯心的角度,那就不见得怎么可靠。我们《内经》所讨论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在临床上还是相对来说,从它基本精神上来说,是很可靠的东西。

关于梦境的问题,《素问。方盛衰论》也谈过。由于五脏的气虚可以产生的梦境,《灵枢。yin邪发梦》篇,有个“十二盛”,“十五不足”,那就是盛衰虚实,都可以产生不同的梦。所以我们在【临证指要】上,面对梦的问题归纳了三类。

气盛的发梦,实证。像本篇所说“阴盛则梦涉大水恐惧,阳盛这梦大火燔灼”,这都是盛,不管阴盛和阳盛,实证。
气虚发梦,比如《方盛衰论》所说的“是以少气之厥,令人妄梦其极至迷,三阳绝,三阴微,是为少气。是以肺气虚则使人梦见白物。(肺之色白,肺属秋金,其色白),见人斩血籍籍,得其时则梦见兵乱。”肺属秋金,所以有兵,兵器,这是虚发梦。
邪客发梦。《灵枢。yin邪发梦》篇有“客于心,则梦见丘山烟火,客于肺,则梦飞扬,见金铁之器物。客于肝,则梦山林树木”等等。
这是说引起梦的,有气虚、气实和邪客。综观这些释梦诊病的规律有二条,同时对于梦的解释在诊病方面,通过我们观察这一段来看到,它有两个方面来分析和认识疾病。

类比的方法。比如阴盛就梦大水,阳胜则梦大火。这不相类比吗?梦见大水,这说明这人阴盛,水为阴寒之气,梦见大火,说明这人阳盛,火为阳热之气。这是第一点,类比来分析疾病,生理、病理的情况。
以脏腑的生理特点来论梦。比如说怒为肝之志,所以“肝气盛则梦怒”。悲为肺之志,其声为哭,所以“肺气盛则梦哭”,是按脏腑生理特点来分析的。
我们在【临证指要】还提到了,现代关于梦的研究。说现代研究发现,经常做奇特而惊险的恶梦,可提示人体内存着某些隐匿性的疾病。在白天清醒的时候感觉不到,睡梦的时候倒可能发生了。有人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其实这都提示对于梦的分析,是从人体生理病理出发。它还是有它的物质基础。《内经》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认识的。不含有迷信这类的东西。

2. 持脉有道,虚静为保
这个问题临床很重要,但是道理我想也是比较好理解的。第一点,因为只有在“虚静”的情况下,我们才能真正的从脉像上,了解人体的气血盛衰的情况,如果不是“虚静”,那就达不到这个目的。同时在切脉的时候,还要切脉道相当多的至数。你摸一摸脉,跳三下、五下就完了,这个根本也起不到诊脉的作用。所以人家张仲景也提过,诊脉至少要诊五十动,这脉搏至少要五十动。所以要有一定的时间性。也就是说需要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体会脉像的变化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真实的反映。所以说“虚静为保”。

再有一点,虚静问题,就是要安静的状态下,环境也要安静,环境像闹市似的,切脉切不好。当然医生如果本领很强,你不管多闹,我的心能静下来,但是一般的好,容易受外界干扰。 所以“虚静为保”,还有一个外在的环境,也是要保持安静。其实不论哪个诊法,望闻问切四诊,诊病过程当中都需要安静,只要安安静静的环境,医生才能静下心来,仔细分析病情,正确地采取治疗措施。病人一般的说,也才能够如实的仔细的向医生介绍病情,反映情况。这个不管是望闻问切都应该是这样。

同时,教材上又提到了,“虚静”与否,不单是技术的需要,也是反映了医德医风的问题。作为医生,看病时候,应该持有谨慎、细心、认真、负责的态度。也是必须的。这也是一种“虚”和“静”。 “虚”是强调的心理问题,“静”既有心理问题,又有环境问题。所以《千金方》的开头,第一章就讲的是《大医精诚》。其中就谈到了这个问题,说“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这才能虚静,才能虚。有欲有求,那心就不虚了。就杂念丛生了。“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一心赴救,无作功夫行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那也是一种“虚静”所必须的。也是医德医风的需要。所以不要小看《内经》的这样一些简单的语言。在我们临床实践当中是很重要的。我们是当医生的,也可能得过病,得过病时,你也可能遇到过医生,有的医生很不负责,吊儿郎当的给你看了看, 叭啦叭啦就走了。开点药吃,不负责任,也可能治错了。所以看似是很简单的语言,《内经》提出来了,但是真正在我们实践当中,要很好的贯彻,其实也是一个修养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就能够做得到的。这一段我们就讲完了。

论色脉互参及尺肤诊
下面看224页,论色脉互参,望色于切脉互参,及尺肤诊。

帝曰:有故病,五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歧伯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而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其脉不夺,而色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

尺内两旁,则季胁也,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中附上,左外以候肝,内以候鬲;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上附上,右外以候肺,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前以候前,后以候后。上竟上者,胸喉中事也;下竟下者,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

两部分内容,第一个自然段是讲色脉相参,互参的问题。

帝曰:有故病,故病就是旧病,旧有疾病,

五藏发动,又五脏发动,五脏发动是指的新邪而触动旧邪,导致五脏之病发,有旧病,又有新邪的触动。所以五脏之病发生。

因伤脉色,这个时候脉也受伤,面色也改变,出现脉和面色的异常。

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色脉变化我们怎么样才区别什么样是久病,什么样是新病?

歧伯对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而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就是征象,观察,也就是其脉小而颜色不改变,“夺”就是夺失,就是改变,“脉”是经脉,脉象变化,脉像变化反映在经脉上。色泽的改变反映在内脏上,脉小,脉改变了而颜色没变,说明筋脉有变化了。但是人内脏还没有发生病变。色不夺,色没变。所以说是新病。也就是内脏病在里,经脉的病偏表。经脉的病比较轻,内脏的病比较重。所以经脉变化而内脏没变化,那是属于新病。病不是很深,病不是很久。

征其脉不夺,而色夺者,此久病也,在脉象上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是面色有明显的改变了,同样道理,脉主经脉,色主内脏,内脏发生了病变了,所以说病是久病。内脏之病,病比较久,病位比较深,

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我们检验它,“征”也可以看作是检验,象征、征验,检验到它的脉于五色,都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夺”是夺失,明显的不好的现象。

征其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这个似乎没有风多的讨论了。

肝与肾脉并至,肝脉是说脉弦,肾脉说的是脉沉,或者脉沉紧。脉弦或者脉沉紧。肝脉弦、肾脉实、肾脉沉。脉弦、脉沉紧,“并至”,一起出现了。或者脉沉而弦紧,出现这样的脉,

其色苍赤,面色出现黑,这个“苍”是指黑之色,黑色。“赤”就是红色。面色苍赤,面色又黑又红,这是瘀血的现象。所以

当病毁伤,这个是受到外伤了。有内出血或者外出血。

不见血,已见血,或者外边有出血了,或者外边没有出血,外边没出血可能有内出血。不然面色怎么会苍赤?脉象怎么样沉弦而紧?说明内有内伤,而且血有瘀滞。病既在内,又有瘀滞,而且疼痛。脉弦、脉紧,往往是痛证的表现。有外伤,有内出血,或者外出血。有疼痛。所以出现这样的脉和这样的面色。

湿若中水也,不管是见血还是没见血,一般的话,出现浮肿,这个浮肿就好像“中水”了那样水肿一样。所以其若中水也。因为受了外伤了,那在不同的受伤的部位,会有浮肿。肿得亮亮的。好像有水一样。湿若中水也。这是把色脉合参,来了解病情的久新,以及其他的病情。外伤这个问题就不是久新。单纯久,和病久、病新的问题。

尺肤诊
下面这个自然段,是尺肤诊,“尺肤”就是前臂内侧,从腕横纹到肘横纹这样一段皮肤。因为这一段是以尺记,所以这一段皮肤,就叫“尺肤”。

尺内两旁,那你就要看图了,

则季胁也,“季胁“是在靠近肘这个部分内侧。尺内两旁,都是诊断季胁的。其实这一段,同样是这样,上以应上,下以应下。这个是应头面胸腹这一部分。到下边这样诊断下焦肝肾的部位。乃至于小腿、大腿。从这一个部分(手腕)再往上,诊断头、角这些部位。反正是上以应上,下以应下,是个基本道理。就如同我们在讲上一篇,“上盛这气高,下盛则气胀”,它同样是这样一个道理。从这个道理来看,尺肤诊,尺肤的部位,和它的所应的内脏,乃至于肢体的部位。在诊断上升这么看的。尺内两旁则季胁,你看这个图,

尺外以候肾,尺里以候腹,外侧是候肾,中间是候腹部,或者小腹部,这是尺。再往上移,

中附上,中间那段那叫“中附上”。再往上移到那一段,

左外以候肝,内以候鬲,左侧的手,外侧就候肝,内侧就候横膈。

右外以候胃,内以候脾,而右手,右外就候胃,内以候脾。中焦是脾胃肝膈。还有左右之不同。后来我们在从《难经》上学脉诊上,左手心肝肾,右手肺脾命,这个左右跟这个相一致的。只不过那是候寸口脉,这个是候尺肤。

上附上,那就要到最上段。接近于鱼际腕横纹那儿。

右外以候肺,你说《难经》之后,右手不是,右手肺脾命吗?寸脉不是候肺吗?这个也是右外候肺。

内以候胸中,左外以候心,内以候膻中。左手最高处外侧那是候心。

前以候前,后以候后,前面那就是候人体的前部。后面就候人体的后部。前以候前,后以候后。

上竟上者,那就是说从横纹往上,还要往上,简直快到鱼际了。所以上竟而上。不是“上附上”,而是“上竟上”。

胸喉中事也,超过上了,胸喉中事也。

下竟下者,在肘横纹这再又往下了。后哪呢?

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也,那解释从少腹往下那些部位。这就是尺肤诊。

【理论阐释】
尺肤诊的讨论
关于尺肤诊的讨论,在教材的225页。前人在注释这一段的时候,有的医家就是按照寸口脉的寸关尺,来分析的。好像也可以联上。因为我刚才说了,和我们现在临床用的,特别是《难经》以后提出来,现在临床上还使用的“左手心肝肾,右手肺脾命”。那个寸关尺相一致。所以有的注家就是按那个注。但是我们看到,当然也有的注家,就是按我刚才讲的那样注。因为我们看到《内经》里边“寸口脉,独为五脏主”,虽然反复强调,但是在《内经》时候,并没有“寸关尺”三部脉的说法。这是其一。

其二,明明说的是这个诊法,在其他的篇章里头还有,比如《灵枢经》的叫《论疾诊尺》篇。有这么一篇文章,诊尺就是诊断尺肤,它上头讲的很清楚,切按皮肤,尺部的内侧的皮肤,这是一点。

还有一点,在《内经》里头经常出现尺脉的尺,比如说“尺热脉沉”这一类的语言。假如说这一类的话,在《内经》里还是可以出现的。这个“尺热”,显然是指尺肤,脉沉这才是脉象。它经常把尺和脉对应起来说。那说明不是一回事。所以在《内经》里头,第一,没有寸关尺的问题,第二,执业兽医在《内经》里头其他篇当中,还谈到了诊断尺肤。具体说明尺肤,尺部前臂的皮肤问题。以至于还有把尺肤和脉象,一块结合起来认识疾病这样的记载。所以我们说这一段不是讨论的寸关尺,而是讨论的尺肤部的切诊问题。所以我们教材就是按这样一种观点解释的。这是关于理论阐释的“尺”诊的讨论问题。

尺诊的问题,现在中医临床但用得不是太多,但是我也见过一些老医生看脉的时候,他在切脉的同时,他也稍带着再往里伸,摸一摸他的皮肤是润泽的?是枯燥的?是凉的?是热的?是光滑的?还是涩滞的。他也作为分析病情的一种参考。在切脉同时,他要摸一摸,相关的这个位置上,有的老大夫这样做,我亲自问过,老先生他就是考虑这样几方面。所以《内经》关于尺肤的诊法问题,我们现在用的固然不多,但是在一定的范围内,也有人在使用,作为参考,切寸口脉的同时,触按一下尺肤。了解一些有关的情况。

【临证指要】
1. 脉色互参的临证意义
226页。脉色互参当然非常重要的,四诊合参,脉证当然也应该参。脉是讲的经脉气血变化。色,本段所讲的,是指内脏的盛衰、脏气的盛衰,所以必须把两者结合起来分析病情。我们临证指要的第二个自然段:《内经》对于难以把握的真脏脉,也是以色脉互参之法来判断的。《玉机真脏论》我们教材没有选,“真脏”就是讲的真脏脉,真脏脉是什么呢?真脏脉就是我们前面在讲的“其色精微象见矣”。就是毫无胃气,毫不隐含,而是五脏之气暴露于外。那要是弦脉,就特别弦。没有一点柔和之气了。没有一点隐含的现象。那叫真脏脉。或者说毫无胃气之脉,那叫真脏脉。但是在判断真脏脉,一般说真脏脉见到的时候,病情很危险,可是在具体分析的时候,它还是把颜色,望色联系起来的。所以《玉机真脏论》我们只举一条,“真肝脉至”。肝的真脏脉至。

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泽,毛折乃死。

本来肝脉如弦,象琴弦,但是这个琴弦,它是有弹性的,有润泽之气的。当肝脉的真脏脉出现的时候,它也像琴弦,但是摸上去是很可怕。

如循刀刃,责责然,一摸上去,很可怕的一种现象。没有一点柔和之象了。应该是很危险的。但是在判断的时候,你看,

色青白不泽,他的面色又青又白,肝色青倒是对了。但又见白色呢?是金克木了,白是肺金之色。所以见到肝的真脏脉,看到他的面色白,又不泽,不润泽,枯槁的。就是白如盐则死。前面我们讲了,白欲如鹅羽,不欲如盐。就像枯骨那样,毫无润泽的白色。肝见青色,又兼见那种白色。金克木的现象。

毛折乃死,又加上望诊望到了皮毛。皮毛都已经枯槁了,就叫“毛折”。说明脏真之气已经很衰败。

举这么一句话,因为我们没有讲《玉机真脏论》,就说明望色和切脉,色脉是互参,在临床上使用来认识疾病的。 这是第一点,脉色互参的问题,当然《难经》对脉色互参,也有重要的论述。

2. 尺肤诊的临床意义
这里具体提出来了《论疾诊尺》篇。专题讨论了这个问题。而且我们教材归纳,从那个原文《内经》里面,有关论述归纳起来,诊尺肤,可有以下的意义。

判定病位。尺内两旁,则季胁也。等等。刚才我们讲的那一段,主要是判定病位。
判断病性。当然也有的《内经》的地方,还判断疾病的病性问题。比如《论疾诊尺》说,“尺肤滑,其淖泽者,风也。尺肉弱者,解并,安卧脱肉者,寒热,不治。尺肤滑而泽脂者,风也。尺肤涩者,风痹也。尺肤粗如枯鱼之鳞者,水泆饮也。尺肤热甚,脉盛躁者,病温也,其脉甚而滑者,病且出也。尺肤寒,其脉小者,泄、少气。尺肤炬然,先热后寒者,寒热也;尺肤先寒,久大之而热者,亦寒热也。”。它还可以判断病性。
把尺肤和脉象相结合,来全面认识疾病。比如《灵枢。论疾诊尺》说“尺肤热甚,脉盛躁者,病温也,其脉甚而滑者,病且出也。尺肤寒,其脉小者,泄、少气。尺肤炬然,先热后寒者,寒热也;尺肤先寒,久大之而热者,亦寒热也。”把尺肤和脉相对起来看,尺肤一摸得很热,而脉躁盛,这个热,热甚肯定是触摸皮肤摸出来的。而不是切脉切除的热甚。
所以看起来尺肤而不是寸关尺。诊尺脉,尺肤与脉象相结合。这都是说明在《内经》时候,把尺肤诊看得还是比较重要。还是比较常用的诊法。不止一篇有。很多篇谈到这个问题。

《脉要精微》这一篇,就讲完了。

平人气象论
教材第二节,227页。同样是节选。这篇文章也比较长,但是我们把它节选下来。重点选了切脉的问题。也有一些其他的。主要是切脉。“平人”就是说健康无病的人。气血阴阳和平,气血阴阳平调之人,就叫平人。健康无病,阴阳气血平调。“气象”是说的脉气与脉象。正常的人,健康的人,脉气脉象是什么样?论这个。题目叫论这个。其实还是在诊病,汤诊法。也就是说,特别是切脉,诊法当中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要用健康正常人的脉象作为标准。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病人的脉气与脉象。就是从正常来推及反常。叫做“知常达变”。变,就是变化,就是病理,就是病变。知道正常的,常规的是什么样子。那样的话,你才了解什么样是病。什么样是不正常的。只有对比才能够知道。因此,虽然是讨论诊法问题,但是首先应该明确正常的脉象是什么?那你才知道什么样是病了。进而才应该了解,什么样的病有什么样的变化?首先知道它是不正常。然后才能知道它怎么不正常?所以这个篇名叫做《平人气象论》。

从表面上看,那就是讨论平人。健康无病人的脉气与脉象。用这个来作为标准。分析有病的脉气与脉象。先看第一段,227页,那一段。

调息诊脉法
强调的是调息诊脉法。调整呼吸来诊脉。作为诊脉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这是指的医生要调整自己的呼吸。也就是说把医生作为健康的人,要调整自己的呼吸。再去诊脉,这个方法。

黄帝问曰:平人何如?歧伯对曰: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呼吸定息脉五动,闰以太息,命曰平人。平人者,不病也。常以不病调(调查的调)病人,医不病。故为病人平息以调(调解的调)之为法。人一呼脉一动,一吸脉一动,曰少气;人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而躁,尺热曰病温;尺不热脉滑曰病风;脉涩曰痹。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脉绝不至曰死,乍疏乍数曰死。

“黄帝问曰:平人何如?”首先黄帝问,平人何如?试问平人的脉象何如?主持人,健康人的脉象是什么样子呢?

“歧伯对曰: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回答说,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这不就四动了吗?呼气的时候两动,吸气的时候两动。

“呼吸定息”,呼吸之间还有个停顿,停止,定息。

“脉五动”,这样的话,脉五动。

“闰以太息”,再加上深长气的,有时候呼吸,呼吸一段时间有一个长气。呼吸长气叫“闰”。增加一次,增加了一点时间。太息的时间。这样看来,一般的时候,正常的脉象应该一呼一吸脉五至。有的时候迟一点,四至多一些,将近五至,有的再稍微快点,五至少为多一些。但是一般的说是四到五至,一呼吸来判断。这就是正常的脉像。从时间上,脉率上就是这样的。

“命曰平人。平人者,不病也”,平人是什么?平人就是不病之人。就是阴阳平调之人。

“常以不病调病人”,我临床看病调病人,分析病人是不是有病的脉象。那是常以不病作为标准的。

“医不病”,医生说没病的。

“故为病人平息以调之为法”,所以自己调解自己的呼吸,来了解病人的脉象如何?这就是诊脉的最基本的方法。不是看手表,一是古时候没手表,二是看手表,跟手指的感觉也不能完全一致。我不是说看手表不对。你要真的要数数,还是手表比较准。但是有时候看病的时候,医生要心情定下来以后,再去切这个脉。那个感觉是另外的一种感觉。来观察脉搏的至数是快是慢?当然古时候也没有手表。就拿这个正常人、健康人,平静下来气息之后,来了解病人的脉搏跳动。是数是迟?也就是快是慢?所以既然定下这个标准了。

“人一呼脉一动”,所以下面就具体说,假设说,医生一呼,这病人脉跳一次。

“一吸脉一动”,一吸脉也跳一次。那等于一呼一吸,才两次,正常应该是四次,在呼吸定息之间的那应该是脉五动,这个是一呼一吸共两次,

“曰少气”,脉太迟了,曰少气。气不足,不能鼓动于脉,气血虚,脉不充盈,所以“少气”。正气衰竭,所以脉迟。

“人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而躁”,三动,呼吸之间一共六动,假设再加上“太息”,还得一动,那就要“七动”,甚至以上。同时还不单是数,快就是数了,不单是数,而且还躁。躁动,不平静,不安静。脉应该静,这个时候说明是有热。躁动起来了,跳得很快。有热来鼓动气血,所以脉数。

“尺热曰病温”,如果是这样的脉,再加上尺肤热,脉数而躁再加上尺肤热,那么这是温病。所以叫病温,有热嘛!

“尺不热脉滑曰病风”,如果尺肤不热,而且脉还滑,也就是除了六动以上,再躁而且还滑,这个是“风”。因为风是阳邪,也容易使脉象数。也鼓动气血。风,涌动气血。所以出现,但是风水阳邪,所以还出现滑的现象。尺肤不热,还脉象又滑,这是风邪引起的疾病。

“脉涩曰痹”,如果是脉涩,虽然脉跳动得很快,但是他脉还涩,涩是气血不通,所以说“曰痹”。这是痹证,气血不通之病。

“人一呼脉四动以上曰死”,如果是人一呼脉四动以上,一吸脉四动以上,再加上呼吸定息,那一共十次左右了,那是太数了,那是邪气太盛了,正气太虚了。所以“曰死”。

“脉绝不至曰死”,再有,脉绝不至也死,跳跳,脉停了,不再跳动了,跳动跳动当中突然不跳了,脉绝了。当然是死。气血断绝了,阴阳离决,气血夺失。没有脉象了。所以也是死证。

“乍疏乍数曰死”,再有乍疏乍数,也是危险的病证,乍疏乍数,这时候一阵跳得快,一阵跳得慢。跳得快的时候,超过一息六至以上,跳得慢的时候,一息不足四至。这样的病人的脉象,这是反映了气血错乱。气血极度的紊乱了。极度的紊乱当然也是一种危候。所以说“曰死”。虽然这个“曰死”不见得是真的死,但是毕竟是反映病情已经危重。当然那“脉绝不至”,那确实死。在脉搏跳动跳动过程当中,突然没有脉了,再也不跳了。那可真是死了。

这个第一段就是讲的调息诊脉的方法。以正常来了解不正常。所谓的知常达变的方法。平息,既要医生要调解自己的气息,当然也调节自己的心神。你心神不调,不静下来,息也调整不了。其实“平息”的时候,也要平心静气。这在诊脉当中是很重要的。不是为了单纯去数数,当然是数数,但并不是单纯为了去数数,还有平息自己的心情的问题。

【临证指要】
所以临证指要说“平息之调之法”的临床意义,意义就在于既要数病人的脉至数,又要平息自己的心志,心情,所谓“虚静为保”。这就是意义。第一段就讲到这里。

下面第二段,228页,是论“脉以胃气为本”。以及五脏平、病、死脉。五脏的平脉,五脏的病脉,五脏的死脉。这个就是讲到了死脉当然是真脏脉。就是刚才我们提到过的。

[完/47: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赞助我们|我要投稿|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黄帝内经网 加速乐

联系电话:18264146691 QQ:1830924110 您好,我是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 邮箱:1830924110@qq.com 联系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历山北路

黄帝内经网的使命:帮助30岁-100岁的中医爱好者学习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祝愿人人都能活到120岁,黄帝内经护佑中华儿女远离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乳腺增生...

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提醒您:一定要从30岁开始学习养生!

鲁ICP备15004867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8-24 08: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