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62|回复: 0

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金匮真言论第11期(带字幕文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8 11: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爲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故背爲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爲陽,陽中之陰,肺也;腹爲陰,陰中之陰,腎也;腹爲陰,陰中之陽,肝也;腹爲陰,陰中之至陰,脾也。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金匮真言论第11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然也,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来学习《金匮真言论》。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我觉得实在是太幸运了,能够每周周而复始地做同壹件事情。
  徐文兵:不烦吗?
  梁冬:这很愉快啊,就是以前那些人每天都要祷告的,每天祷告的东西是壹样的,所以他有安全感。就是有壹个人杨立华教授在北大的他跟我说,他说:“自从人们的早上由新闻代替了祷告之后,人就开始变得焦虑了。”因为新闻每天都是新的,祷告每天都是旧的。
  徐文兵:哎,真的啊。
  梁冬:所以每周能跟妳聊壹聊这个事我觉得……
  徐文兵:衣不厌新,人不如故。
  梁冬:就是无常则苦,所以妳有常则不苦。周而复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周来壹次。
  徐文兵:以前都有诵经,我们现在背壹些儒家的经典,其实中医在古代都要讲究背《黄帝内经》的。
  梁冬:以前的大家是不是《黄帝内经》能背下来?
  徐文兵:任应秋,中医学院。任应秋不光《黄帝内经》,《十三经》都能背。
  梁冬:那都是童子功喽?
  徐文兵:那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我们上大学壹年级的时候,1984年。任应秋老先生去世。我们那会还是学生,学校拉到八宝山参加遗体告别,那会儿我还不知道任应秋是谁。后来慢慢上学我才知道《黄帝内经》很多的注释啊、训估啊——任老,这都是大家。可是中国很多古代教育那种背经的童子功,现在都不提了,怎么提呢?要在理解的基础上学习中医。说这话的人其实很狂,他就把自己放在了很高的高度来俯瞰《黄帝内经》,那妳不理解的呢,妳学不学?可我们现在把自己不理解的都……以前都当成封建迷信糟粕扔掉了,可是《黄帝内经》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妳不理解。所以以前人……我看壹些打仗的电影,上级下来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而且要在执行中去理解。这才是打仗,对吧?这是尊重上级的壹种表现。我们现在是什么,批判地接受中医学,批判地接受《黄帝内经》,妳算老几?所以我觉得端正态度,先学再背。这种背会了以后其实就是把古人的思想不说灌顶啊,就灌输在妳的血液中、影响到妳灵魂,最后妳不由自主妳的行为、妳说出的话、开的方子,突然接通天地线了。拿根草棍能当箭、捏把香灰就能当药。很多人说这神了!不神,那会妳这个气势在那儿!所以我说还是要尊重古人,古人学《黄帝内经》,黄帝老师给他传道的时候都是要沐浴更衣焚香的,妳在那种虔诚状态下学出来的和妳带着壹种疑惑鄙视的心理学出来的,那完全不壹样。
  梁冬:对,所以咱们听众朋友们,拿出壹支笔出来,壹边记笔记壹边听电台对妳有帮助。
  徐文兵:对妳有帮助,接通了。好!
  梁冬:好!那上壹周的时候呢我们讲了壹个人的身体是有阳有阴,有阳中之阳、阴中之阴、阴中之阳、阳中之阴,那同时前面后面里面外面,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讲完这点。“所以欲知阴中之阴、阳中之阳者何也?为冬病在阴,夏病在阳,春病在阴,秋病在阳,皆视其所在,为施针石也。”
  徐文兵:这就讲到了认识自然阴阳和人体阴阳以后妳要干嘛?落脚点,第壹诊断,第二治疗。目的在这儿,我们现在很多学科诊断很先进,诊断完了怎么治?“目前尚未发现有效的治疗方法”。那与其这样我还诊断干嘛?就让我死个明白呗?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对不对?那还不如让我稀里胡涂的活着呢。所以呢学习阴阳的目的、认识自然阴阳的目的,认识自身阴阳的目的,落实到最后,目的是施针石,是为了治疗。那么第壹句话叫冬病在阴,夏病在阳。这句话不大好理解。就是冬天得的病呢,容易伤得比较深,伤到什么?肾!肾算什么,阴中之阴。肾本来是阴嘛,它又在下边,所以是阴中之阴,所以呢容易伤到肾。我们所以说冬天壹定要闭藏,壹定要养精蓄锐,不要轻易地漏精,不要去出汗、不要去冬泳。因为什么?冬病容易伤到妳的阴。夏病在阳呢,说的是什么呢?夏病在阳,说的是夏天主心。心是什么?
  梁冬:阴中之阳。
  徐文兵:阴中之阳!手少阴心嘛,很火热的、很跳动的。夏天容易热,容易出汗。北京这两天又热又闷,有些人就觉得胸闷,喘不上气来,容易伤到自己的心。所以呢,心是阴中之阳。
  梁冬:它后面又讲了“春病在阴,秋病在阳”。
  徐文兵:春天是肝!肝是……
  梁冬:这个东西我就有疑惑了。按道理说春应该是……
  徐文兵:这个阴就是指肝,肝是阴中之阴。它也在下面。所以说春天呢容易伤到肝。妳这么理解就顺了。
  梁冬:哦~因为我老觉得肝属于木,应该是偏阳的嘛,对不对?
  徐文兵:这就是我们说的五脏的分类。秋病在阳。肺是什么?华盖。人体最高。它尽管属于阴,但是它在上面。所以呢秋病容易伤到肺。
  梁冬:所以有的时候我在学这个时候呢就搞不清楚了,到底哪个是阴,哪个是阳。
  徐文兵:对了,这就是听我这么壹解释呢,好像就说得通了。所以怎么办呢,看到了四季伤的那个脏……
  梁冬:“故视其所在,为施针石”。
  徐文兵:伤到哪个脏了呢?伤到了肾,伤到了心,伤到了肺,伤到了肝,伤到哪个脏,每个脏呢又对应着有它的腑,每个脏呢又有它的经络。这时候呢我扎不到妳的心上肝上,但是我可以刺激妳的经络。通过调整它的经络呢取得壹种阴阳的平衡。
  梁东:脏和腑是壹壹对应的嘛,但是它有壹个是五个、壹个是六个,腑是六个、脏是五个,那这样……
  徐文兵:脏是几个?
  梁冬:脏是五个嘛,对不对?
  徐文兵:脏是几个?
  梁东:五脏六腑嘛!
  徐文兵:还有个心呢,妳怎么没心了呢?
  梁东:它不是有吗?肝、心、脾、肺、肾嘛。
  徐文兵:我说了那个心是什么呀?
  梁东:那是心胞。
  徐文兵:那个心两个意思:心胞和心。
  梁东:所以这个所谓的五脏里面其实是六个。
  徐文兵:六脏六腑。最高级别那个脏是无形的存在,藏的是什么啊?
  梁东:藏神嘛。哦,这点我就明白了。然也。然也。
  徐文兵:这个施针石。
  梁东:针和石,针大家都知道,针灸是吧?针刺,灸是艾灸对吧?
  徐文兵:艾灸,对。
  梁东:石就指的是砭石喽。
  徐文兵:没错。有句话叫针砭时弊。砭是什么东西?
  梁东:我见过那个扁扁的那种,像黑的那种石头是不是?烤热了之后把它放到哪个地方。
  徐文兵:不是烤热了。这个砭石啊,下壹讲,我们讲完了《金匮真言论》以后,下壹期呢,我计划给大家讲壹下《异法方宜论》。它讲的就是东南西北,水土不壹样,人们饮食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感受的天地之气不同,所以得的病也不壹样,治疗方法也不壹样。妳知道砭石是东南西北哪个方向的人得的病?
  梁东:应该是西边对不对?
  徐文兵:东。东边的人啊,就是以中原为中,东边大概就是我们的山东、渤海这壹带。他们容易吃这种鱼盐,吃这种海产品,容易得脓痒。鱼生火、肉生痰嘛。容易身上长这种疮啊、疖子、臃肿、化脓。这个脓熟了以后,就需要什么,脓包得挑破,得排脓。这需要壹个锋利的切割器。古代妳看,猿人啊,什么进化都有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它把石器打磨得特别锋利。拿那个东西做手术刀。喳…壹放,排脓放血。所以,“(故)砭石者,亦从东方来。”是中国的东部这个地区发展起来的。
  梁东:所以妳说的这个砭石是很锋利的石刀喽?
  徐文兵:石刀!妳看我们现在这个……就说这个电影情节吧,打架。咵壹下把啤酒瓶底子壹敲,留出来那种极端锋利的那种东西——砭石!还有人,农村壹看被毒蛇咬了,需要切疮排脓,啊,切疮放血,怎么办?把那瓷碗,咵,—掰碎,瓷碗儿那个茬儿露出来了,极端锋利而且无菌,因为它以前是那个凝固的,那个烧成瓷了的嘛。
  梁冬:那里面是没有细菌的是吗?
  徐文兵:没有菌的。所以,歘~~壹割壹放血,这都是砭石。所以为什么叫针砭时弊啊,扎针疼不疼啊?疼吧?拿那个砭石那个锋利刺壹刀疼不疼吧?时弊就需要用这种痛苦的方法去解决。
  梁冬:嗷呦,听得我壹阵壹阵地麻,妳知道吗?身上像通了电壹样地……
  徐文兵:气场气场……
  梁冬:真的,啪啪啪的。
  徐文兵:啪啪啪地放电。
  梁冬:对,啪啪啪地放电。好,稍事休息壹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针砭时弊。讲“视其所在,为施针石也”。
  徐文兵:我们举个例子吧,妳比如说冬病在阴,伤了人的肾气以后,那个寒气入到了身,就是深入到体内,我给大家举壹个例子,壹个是冻疮,壹个是静脉曲张。我治疗过几个咱们那个军队的壹些老将军们,他怎么?就冬天啊,就那种冰碴儿的水,他们要涉水,就过去。过去以后,就这个冰水壹激呀,就人体那种气血啊人为地他本能地就要收缩,结果呢?下肢静脉曲张,特别地厉害,鼓起来,就像壹根根就像特别粗的,都不算蚯蚓了,都像小蛇壹样,这就是什么?冬天那个寒气伤到了妳的阴血。
  梁冬:那怎么办呢,通常这种情况?
  徐文兵:看看,“视其所在,为施针石也”。所以要治疗这种严重的静脉曲张,中医古代就是放血,沿着他那个经络,妳看哪条经络比较多,我们壹般都是什么?
  梁冬:打竖切打横切?
  徐文兵:打竖切打横切,看妳的疮口的大小,壹般我们是顺着那个经络的方向,壹般是顺的多。这个呢,现在这种放血疗法呢基本上都失传了,但是现在有壹种技术叫小针刀,听说过没有?
  梁冬:好像听说过。
  徐文兵:小针刀也是古代这种砭石这种切割方法。
  梁冬:什么样子的,小针刀长的?
  徐文兵:他是壹种……伏羲呀制过九针,以前的针啊,不是我们现在这种细的扎针的针,他有的也像个小刀壹样的锋利,以后我们学《黄帝内经》会讲这个九针,就是形状不壹样,他用这个小针呢扎进去以后,妳比如说我们有壹些肌肉有粘连,有这个条索纤维化,他把他那个粘连部分给切开,其实有壹种先创伤再修复这么壹个过程。所以妳看冬病出现这种严重的静脉曲张,他有这种放血疗法,把那种恶血、黑血放出去以后,把寒气泄掉,它局部就能恢复到正常。可夏病在阳,出现了心的病以后呢,我们讲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就身上出现这种红肿热疼的这种,我们现在叫蜂窝组织炎,或者是什么葡萄球菌感染,就身上出现这种疔疮疖肿。
  梁冬:红斑狼疮算不算?
  徐文兵:红斑狼疮另外壹种病。
  梁冬:噢,那好,那好。
  徐文兵:红斑狼疮是免疫系统疾病,自身分泌壹种细胞来杀自己,另外有机会我们再说。这个臃肿疔疮呢是体内壹种热毒通过皮肤外泄出来,所以妳要因势利导,壹个让他脓成了,脓熟了,快到熟的时候给它切开、排脓、引流,然后他自然就愈合了,这也是视其所在,为施针石。
  梁冬:现在的确这种用刀来割开这种方法很少了。
  徐文兵:哎,现在就是被现在西方科学的壹些手术呢就取代了。但是中医有个特点,他认识得比较深刻,他知道有些东西在没成熟之前他是不切的。他不是(不)分青红皂白都要切,包括体内壹些癌症或者细胞。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有些疔疮要是没在它成熟之前妳碰它,妳会把它惹恼了,惹恼了以后就会变成什么?淋巴管炎或者是什么局部的那种丹毒它都会出现,我们是要观察他的成熟的情况。
  梁冬:春生秋长。
  徐文兵:哎,有些癌症为什么说没做之前人家好好的。妳做完以后,咵壹下,全身就转移了,就是说跟惹恼了是壹样的,中医的外科技术啊,我用壹句话,叫“匪夷所思”,不是我们现在的智力所能理解得了,可惜就是逐渐淹没、失传。
  梁冬:诶!妳说到这个地方我插壹个小问题啊。昨天我有壹个很著名的杂志主编给我打电话,他说:过去的壹个月,他跑去西藏晒太阳然后回到广州——他在广州做杂志——然后呢他说:哇壹下发生了很多很奇怪、很不顺的事情。先是长带状疱疹,然后呢带状疱疹它给消下去之后又长出了这个什么——疝气,又弄出疝气来。我认为这两个事情肯定是壹会事儿。
  徐文兵:带状疱疹和疝气都属于肝经的病。
  梁冬:肝经的病。
  徐文兵:对。带状疱疹,老百姓叫“缠腰龙”么。我最近治了好几例带状疱疹。其实都是肝经壹种毒火,发出来了。妳表面上看它是壹种火热地疼痛啊,剧烈的疼痛,我其中有个病人带状疱疹长在眼睛里。
  梁冬:哦那很可怜,疼死了。
  徐文兵:眼睛,就是肝开窍于目嘛。他是沿着那个神经纤维的走向分布的,壹般都是跟中医肝、胆经相对的。壹半。另外带状疱疹如果发在脸上的话,不及时治疗还会引起面瘫。
  梁冬:那个朋友去西藏是不是去西方伤到了肝呢?
  徐文兵:哼,那就很难说了。现在人啊,我也不知道,就有点失魂落魄,就是到处不知道在寻找(什么),可能在寻找自己失落的什么东西。要跑到西藏去。西藏那地方,我告诉妳啊,日光辐射非常强。壹般人去西藏两个问题:壹个是高原反应;再壹个就是强烈的那种紫外线辐射。
  梁冬:我听说啊,有壹些自身这个阳气不足、神不守舍的人去西藏回来之后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徐文兵:好多。好多因为这种水土、地域、饮食……很多问题跟他不适应,他就四处乱跑,最后闹出壹身病来。这个带状疱疹啊,壹个是我们要解他肝经的那种热毒,我们用的壹句话叫“火欲发之”。他本身肝经啊,就好像壹个干柴火堆,木嘛,肝属于木,慢慢就着了。治疗这种柴火堆着了有两个办法,壹个是拿水给它浇灭。可是这些人,肾水本身也不足,浇不灭它。与其那样我们就说什么——“火欲发之”。妳看森林着火以后,森林警察怎么灭火?
  梁冬:把它先围起壹段,然后让它烧。
  徐文兵:先打隔离墙,是吧。另外他怎么把火苗弄灭?
  梁冬:那还不就是拿那个粉盖在上面。
  徐文兵:还有呢?
  梁冬:不知道了。
  徐文兵:森林着火妳没看见过啊?
  梁冬:我看电视上面都是撒水的啊。
  徐文兵:拿鼓风机给吹灭的。
  梁冬:是嘛?!
  徐文兵:每人背壹台鼓风机给吹灭的。
  梁冬:玩得够深的!
  徐文兵:妳点生日蜡烛怎么把那火吹灭?
  梁冬:这个事我知道。
  徐文兵:是不是?
  梁冬:许个愿吧!呵呵呵
  徐文兵:呵呵,强烈的空气流动壹下带走了它的热量,让它火苗低于燃点,它就灭了。那个身体里面的火也是这样。就是用壹些辛凉解表的药把他这种肝经里面本身淤结的那种毒火给他散出去。
  梁冬:噢~~~
  徐文兵:他本身带状疱疹(这样)就发出来了。
  梁冬:那,那个小肠疝气又转……
  徐文兵:小肠疝气,中医讲的疝气都是肝的那个筋——就是那个筋骨的那个“筋”——它的附着、固定肌肉的力量弱了。他的壹截小肠就从腹皮中蹦出来了,所以古代中医治疗疝气,很多是不用手术的,除非他出现了这种嵌顿、出现了坏死。中医是用治疗调肝的药来治疗疝气。
  梁冬:它自己就收回去了。
  徐文兵:所以这个人的病根儿还在肝上。很多他表现很多奇奇怪怪症状,妳按中医的理论分析,突然能发现他根源都是壹个,什么叫治病求本?
  梁冬:对。我看他那个就基本上是金木格的人。
  徐文兵:金木格人。
  梁冬:金木格的人,就是自己的金格和木格打架打得厉害,这就说远了。希望我们这位朋友能听到这个节目。
  徐文兵:呵呵呵~~~还有呢,比如说,我们讲的现在就是说,用三棱针放血。孩子高烧,小孩壹高烧就会出现那种39度、40度,高热惊厥,有的人开始抽风,还有人就出现神智昏迷。这时候妳摸摸他的胳膊,冰凉。怎么办?这就是我们叫要“和”了。热的地方太热,这叫同嘛。我们让他和壹下,手脚冰凉不热我们让他热壹下。怎么办?捋胳膊。沿着这个手少阴,就是手臂的内侧,往下捋。捋捋捋,捋到手温乎了,手指头见得有点血色了,拿三棱针壹点。妳可以叫“视其所在,为施针石”,那个热马上就能退下来,包括那个扁桃体的脓肿都能退下来。
  梁冬:哎呀,我觉得应该给这个年轻的父母上壹些这样的课,要不然妳说那些晚上大半夜的跑去妇幼儿医院……
  徐文兵:急诊室。
  梁冬:那个多可怜哪。第二天早上老板还要开会写PPT,喔~简直不是人噢。
  徐文兵:对。所以古人讲“为人父母者不知医为不慈”,是吧。妳看……
  梁冬:“为人儿女者不知医为不孝”。
  徐文兵:对啊,我们现在壹说孝敬父母,买两盒什么这金那金,回去了,给爹妈了;壹说孩子,就补这,缺这缺那,我说:缺钙缺锌,缺心眼!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学点这种……这个学医啊不见得让妳变成医生,他学的不是医术,而是什么,医道。让妳知道大方向。妳知道大方向,妳就不会犯那种愚蠢、根本性的错误,不会开着那奔驰往沟儿里跑。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个术的层面,大方向老闹错。
  梁冬:嗯。就是用伯凡的话来说呢,拼命挤上了泰坦尼克号的头等舱,哈哈哈~~
  徐文兵:精辟。
  梁冬:精辟吧?哈哈哈~~~
  徐文兵:对。真的,拼命挤,还打破头。
  梁冬:啊!
  徐文兵:打破头要上。
  梁冬:啊,那刚才讲到了这个“皆视其所在,为施针石也”。石呢,是指砭石,就是那个石,可以切割,现在已经失传了。
  徐文兵:现在我看有些中医,遗失的壹些传统的技术和文化,又有点恢复。妳比如说这个刮痧。刮痧其实也是砭石的壹种。
  梁冬:它是用壹种比较软壹点,那种比较圆润的那个地方刮。是吧?
  徐文兵:哎,石头也可以找圆润的啊。
  梁冬:所以说砭石不仅仅是指锋利的。
  徐文兵:哎。锋利的是切割用的,但是妳要刮痧的时候,我们,最早,我记得我姥姥给我小时候刮痧,妳知道用什么刮吗?
  梁冬:用什么刮?
  徐文兵:用五分的那个钢崩儿。
  梁冬:奥,那个我也刮过。
  徐文兵:是吧,沾点水或沾点油,刮刮刮,出来了。这个刮痧啊,我现在发现呢就是,大家不要乱用。壹说,艾灸,好,所有人都去艾灸,阴虚火旺的人就不适合做艾灸。壹说刮痧,所有人刮痧治百病,我告诉妳,没有热毒,没有那种特别强烈的,就是淤血在里面的人,不适合刮痧。现在就是每个人都强调自己,我这壹招,壹招鲜吃遍天,包治百病。中医是讲“异法方宜”的,不同的病,不同的症,用不同的方法。东方人得的病用砭石,西方的人用什么,毒药,就是我们口服的汤药。南方人用针,北方人就用艾灸。中原人妳知道用什么吗?
  梁冬:中原人?嘶,我读过这壹段了。
  徐文兵:“食杂而不劳”,就是什么,导引按跷。
  梁冬:嗯
  徐文兵:是吧?就是活动、宣达、畅通自己的肢体,让自己吃那么多好东西消化掉。所以,异法方宜,不同的人,不同的病,不同的地域,用不同的方法。
  梁冬:嗯。
  徐文兵:这个刮痧呢,我看到就是,壹定要什么,因势利导,它要,那种毒火或者热毒快出来时候,妳引它壹下,让它出来更厉害。就是上周,我们去杭州,天目山采药。采药的时候呢,就是我们的壹个队员,嗓子疼,但是他自认为是受了热邪,就吃了点那种清热解毒的那种凉药,结果,他是什么,他是受空调,他觉得热,吹了空调,然后呢,嗓子疼起来了。是壹种假热,不是那种真热。结果吃完这点清热解毒的药,越吃嗓子就越疼,然后就开始坐在那儿发呆,发呆呢,又不想吃东西,就有点烧起来了,我还正……还没等我动手,给我这队员治病呢,当地,就我们住的那个旅馆的老板,兼那个饭店的老板——跟我岁数差不多——“哎呀,这是那个,发痧了!发痧了!”就是我们说那个刮痧,当地人,管中暑叫发痧。
  梁冬:嗯。
  徐文兵:中暑,我讲过,外面受了这种热,里面又受了寒,就是交织起来这种矛盾统壹起来,我说,发痧了怎么治?他说,我们这儿治很简单,就要揪痧,就是那个揪出坏份子那个揪。揪哪儿,妳知道吗?大椎,这个人真是个热心肠,我还没等拿我的针呢,人家上去,两个指头壹对,就在大椎穴上,啪,壹揪,我壹看,就这么壹揪下去,那个紫的血的那种印,歘,就出来了。
  梁冬:啊。
  徐文兵:我壹看,对了。然后,连揪了十下,我们那个队员,哎哟,立马神清气爽。
  梁冬:所以西方有个管理学大师叫德鲁克,彼得?德鲁克,他在后来主要研究的东西说,市场经济所不能覆盖的部分:教育和医疗,是两个最重要的,不能用市场逻辑来推导的。
  徐文兵:妳看,哎哟,我跟他有同感,我说过,中国有两个职业是凭良心去做的,妳拿再细的管理,订再细的法律,妳管不了它,壹个是医生,壹个是老师。所以妳说这个人,德鲁克说的,拿市场覆盖不了的,就是,拿市场覆盖不了。
  梁冬:嗯。
  徐文兵:妳要拿市场经济去发展这种医疗产业和教育产业,最后把人都害了。
  梁冬:“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背为阳,阳中之阴,肺也。”
  徐文兵:妳看啊,我们刚才说,我们那个队员,就是被人揪这个大椎,这个大椎穴啊,我们用针刺,清热解毒泄火的能力特别强。大椎穴在哪呢,大椎穴就是在我们第七颈椎的棘突的下方,就是说,当妳壹弯脖子,后面顶起壹个高高的骨头的下方,就是大椎穴。他是我们手上的三阳经——就是手阳明大肠,手少阳三焦,手太阳小肠经——和督脉汇聚的地方。它是阳气都聚在那儿。所以妳想去掉身体里面多余的阳,妳就在大椎那儿去什么,扎针,泄气。然后呢,或者去放血,泄它的血中的那种热毒,或者就是我们说的那个刮痧。那个人的手法之快啊,两个指头壹并,瓜瓜壹揪,那个热毒就壹下出来了。热毒出来它就不影响妳的心了,不往里面走了。这种就是说火郁发之,给他散出来。
  梁冬:是不是那个满脸那个青春痘暗疮的人揪壹揪也有助于排出来啊?
  徐文兵:哎,满脸青春痘暗疮的人不是真正的阳火,是阴,就是那个龙雷之火。就是我们说的那性激素的火被挑起来了。这不能用这种方法。
  梁冬:不能用这种方法。
  徐文兵:不能。
  梁冬:学完中医之后啊,尤其是比较认真系统地学完之后发现不能随便乱用了。以前,哈哈,出来就给人家喷也是,这也是不对的。
  徐文兵:此火非彼火。
  梁冬:对对对……刚才讲到“阳中之阳和阳中之阴”。“阳中之阳”呢,是心,“阳中之阴”是肺。
  徐文兵:妳看这个我们说五脏里面居于胸腔的三个脏,是阴中之阳,对比肝肾来讲。位于胸腔里面的三个脏器还能分。
  梁冬:还要分,对。
  徐文兵:再分。
  梁冬:对,妳看腹为阴,阴中之阴肾也。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它这里面讲啊,这个阴中之至阴是脾。之前不是讲到阴中之阴是肾吗?此话又怎讲呢?
  徐文兵:谁说阴中之阴是肾?
  梁冬:妳刚才讲的这个,下边的这个是阴嘛,然后呢,后面的肾又是那个嘛,所以……
  徐文兵:哈哈,问得老师张口结舌。我们先说壹下“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就是说我们说背的上半部是阳,背的下半部是阴。而背的上半部里面对应里面有三个脏:心、心胞和肺。那么心和心胞跟肺相比,谁是阴,谁是阳?
  梁冬:那就看谁在上面了。是这样看吗?
  徐文兵:它说了,“阳中之阳,心也”。这个心叫手少阴,那个肺叫什么,手太阴。妳说谁阴?
  梁冬:那肯定是太阴。
  徐文兵:太阴,肺。就是说肺跟心相比它就属阴,那个心就属阳。
  梁冬:所以都是相对的阴阳。
  徐文兵:这就是相对,妳跟谁比。对不对?
  梁冬:对
  徐文兵:我跟梁冬比个,我比梁冬高壹点。那我跟姚明比呢,我就是又属阴了。所以,当分阴阳的时候,妳壹定要知道我在跟谁比,参照物是谁。下面再说,腹为阴,在腹腔里面也有脏,里面有叫肾,肾脏。腹腔里面还有壹个脏,叫肝脏。还有壹个脏是什么?
  梁冬:脾。
  徐文兵:脾脏。那么这里面比,谁阴谁阳。
  梁冬:噢,所以啊,我觉得刚才我给妳提这个问题啊,不是矛盾的。
  徐文兵:不矛盾!
  梁冬:就是什么呢,就是所有的阴阳都是相对而言的。
  徐文兵:阴阳是个关系,离开了关系咱别说阴阳。
  梁冬:对,我们之前呢,很多人就习惯性的认为呢,阴就是好像是某个物质。
  徐文兵:单拎出来看,单拎出来看。
  梁冬:稍事休息壹下,马上继续回来。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学习。刚才讲到腹为阴,但阴中还得分是吧?腹里面有肝、有脾、还有肾。刚才讲到脾是“腑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懯谗崾顷干兄至阴呢?以前我们说脾是土啊?
  徐文兵:脾是土啊。
  梁冬:土是阴中至阴吗?
  徐文兵:足太阴脾啊。
  梁冬:足太阴脾。我以前不是说这个脾是属于中和的吗?是阳和阴之间的……
  徐文兵:皇天后土啊。
  梁冬:噢,如果这样对比……
  徐文兵:厚德载物啊,它不是阴它是啥呀?!
  梁冬:这倒是真的。
  徐文兵:是吧。
  梁冬:那什么都被妳们中医说完啦!
  徐文兵:所以有人说中医就是诡辩,啊,不是诡辩,咱们俩讲任何话有上下文,有参照物。妳说这个阴阳,妳拿我跟谁比?妳说我是好人,妳拿我跟谁比;妳说是坏人,妳拿我跟谁比。
  梁冬:所以不要去买那个别墅区里面的公寓,虽然也是好房子,但它相对贫穷,妳在那边感觉很糟糕是吧。
  徐文兵:对,就那个谁说什么买4000美金壹平米的房子,妳开个日本车妳都不好意思出门。平常我们买个车就不错了,跟谁比啊。所以出去相亲时候壹定要找个丑人做个伴儿,找个素质低壹点的,让人好看上妳,有参照物。
  梁冬:“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为什么叫输应呢?
  徐文兵:刚才那句话我们还没讲完。
  梁冬:那我们再跳过来往前。
  徐文兵:腹部有几个脏,壹个是肾,叫足少阴肾,它是藏精的。妳看这个肝是藏血的。但是肝还有个什么问题?它定期的,女性还要来例假,它藏血还要往出放的。男人的肾藏精,也会呢定期放点。所以它是阴也有阳,这属于生理功能。但是这个肝呢在五行里面属于木,它有壹个往上的生发之性,跟肾相比啊,就说它是阴中之阳。肾是主水,水曰润下,它是往下流,所以它跟它比是腹为阴,阴中之阴。这个阴中之至阴,脾也。脾呢是属于收。就是把我们六腑消化转化成那种营养统统纳入我的囊中,包括那些半消化没消化东西。好多人得血脂高、血糖高啊,痛风啊,尿酸高啊,其实就是六腑不好好干活,没把东西化好,没把活干好。结果壹些藏污纳垢的事都让脾给吸收进去了。吸收到体内它又不是精,它是浊,所以搞得人就发病了,所以我们给它起个名叫阴中之至阴。所以这么壹段话以后呢,其实就是黄帝的老师就黄帝的问题把我们身体里面五脏六腑归了个类,所以之后壹句话说: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其实他讲的都是阴阳。妳看阴对着里,对着内,对着雌,是吧,阳呢对着什么,表,对着外,对着雄。它是相输应,“输”是的意思?
  梁冬:对,我刚才就问为什么叫“相输应也”?
  徐文兵:我们讲俞穴的时候说过,什么叫俞穴?就是脏腑体内的气输送到体表,这个阴阳表里呢它有壹个互相的感应,同气相求,同声相应,所以这个“输”呢跟我们讲的俞穴的俞呢是同义词。就是气是有壹种共振的,“应”呢,以前的繁体字带壹个心字底,它是呼应、对应的这么壹种关系,也就是说当阳气出来的时候,所有的跟它同壹属性的东西都会跟着动,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梁冬:此话怎解?
  徐文兵:所以当天亮的时候,妳看,健康人天亮了以后早晨5点到7点先去大便,5点到7点是对应我们大肠的时间。然后7点到9点呢干嘛?肚子饿。
  梁冬:吃早餐。
  徐文兵:这其实就是人的阳气跟它呼应了。可是我们阴阳颠倒的人呢,早晨起来第壹不上厕所,或者是五更泻,冲起来就上厕所。特别是壹个表现:7点到9点这些人肚子不饿。
  梁冬:这很危险。
  徐文兵:为什么呢?昨天吃了没消化。壹个是昨天吃得太多了,另外壹个什么,昨天虽然没吃多,但是他胃肠不蠕动。他的那个阳气就变成阴了,它跟那个自然阳气就不输应,不共振,不共鸣。但是呢早晨胃里面还没排空,还吃了壹肚子东西,贤惠的媳妇和热心的老妈又把牛奶鸡蛋端上来了。“妳吃啊,妳得吃早饭。”“我不想吃。”“啊呀,不吃早饭容易得胆结石,不吃早饭容易得什么什么病。”他就不问问这个人饥不饥饿不饿。所以这种输应是天地之气呼应的。到晚上,我们每次到山上采药,就发现壹个问题。壹到九、十点锺,哎哟,困得不得了,而且天上能看见星星。妳看妳在大城市里,灯红酒绿,这种环境里边,越到晚上十来点锺,越兴奋,莫名的兴奋,就要去泡吧,就要去给朋友打电话吃夜宵懯谗幔缪呥@种气是被壹种邪气煽动起来了。所以这种输应,我们认识到,先归类,把天地归类,把自然、人体归类,然后让他们去壹壹对应。壹壹对应以后,和了,谐了,这个,人活得舒服,自然也舒服。壹旦不和、不谐,人就要得病,就是我们埋下的伏笔,打下的基础。
  梁冬:我觉得,前两天我看到壹本书,它讲到,就是,当妳把壹支磁铁石,隔着壹张纸,去挥舞的时候,妳看见上边那些东西在跳动,上边的小磁铁在跳动啊,妳所看到的那个景象,其实就是阴阳之间的互动互应。
  徐文兵:其实它是个应。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那种磁铁、磁场那种传达这种场或者力,妳看不见。
  梁冬:对。
  徐文兵:妳比如说我们用中医看病,我以前讲课时候用过磁铁这个例子,就是说,当壹个玻璃板上放着那个铁屑,杂乱无章,妳怎么给它排成有序的。底下放个磁铁,它本身有场,它有自己固定的,我们管它叫“神”。妳只要轻轻触动壹下那个盘子,给它壹个震动,所有的铁屑就按磁力线“歘”壹下就排好了。这是什么?人在聪明地利用天然的力量。其实我们身体里面也有这么壹个场,医生作用是什么?在恰当的地方给壹个恰当的力,其实就像那个小蝴蝶扇壹下翅膀,然后它“歘”壹下恢复到它这个状态。当妳在足三里扎了壹针,相当于南美的蝴蝶振动壹下翅膀,结果妳知道在那儿引起反应了,引起了妳的胃的整个器官的蠕动,诶,昨天吃的东西又开始消化了,自个就觉得饿了。是中医认识到它们之间存在关系,而且告诉妳去怎么刺激它。这就是人的聪明才智建立在自然的基础上。现在我们是什么?把那个磁场屏蔽掉,然后拿我去给它排那个铁屑,费力,且不讨好,且不讨好!
  梁冬:我觉得这个例子太精辟了。我们其实,很多人以前呢,就是说,没有看到这些,我们的身体和外界,在没有线索,比如那些有形的东西连接的时候,就认为它没关系,其实显然是有的是吧。
  徐文兵:好像没有关系,无时不刻的壹种关系。
  梁冬:如果妳相信壹见钟情,妳就了解了。
  徐文兵:哈哈哈。
  梁冬:在这茫茫人群之中,啊,就有壹些人妳看着就特别顺眼的,有壹些人妳看见特别讨厌的,这什么原因呢?绝对是有壹种超过物质连结的。
  徐文兵:超过妳的意识。我还是那句话,匪夷所思。如果妳知道匪夷所思这句话以后,妳会变得谦卑壹点。
  梁冬:您说说匪夷所思是什么意思?这个词。
  徐文兵:不是妳所能想象得到的,不是妳的智力水平所能达到的,我们说使劲想,想,使劲想,吃奶劲也使上,妳想不通的。
  梁冬:就是想问题又不是拉屎,妳使个劲就能出来的。
  徐文兵:拉屎也不是光使劲啊,能使出来的。这得开慧,这得修身。
  梁冬:戒定生慧。
  徐文兵:唉,妳得去修身养性,去开那个慧。开那个慧以后妳突然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妳突然,咦,我明白了,我懂了。
  梁冬:这个东西呀,就我觉得它有壹个假设,其实呢这里边有个逻辑,就是妳不需要想明白,它本来就在那儿,是妳们以前收音机不好,妳收不到。
  徐文兵:唉是啊,是妳那个后天,强迫的那个意识太刻意了,活的太刻意太强迫了,把妳先天那种共振,与自然共振那个本能的频率给破坏了。古代有这么个故事啊,鬼的故事啊,给大家半夜讲讲鬼的故事。古代人不知道,有的人不了解科学,有个庙里啊,这儿壹敲锺啊,有个庙里这个锺啊,总是半夜莫名其妙的响,没人敲它就响,所以吓得这个庙里这个主持他特别害怕,总认为闹鬼,结果来了壹个人说能捉鬼,啊啊这个和尚摆下酒宴好好招待。这人其实就是什么,拿个小挫刀,在那个锺上挫了几下,然后半夜这个锺再也不响了,其实它是什么啊?
  梁冬:破坏了它的共振的那个……
  徐文兵:唉,他改了它那个频率,接收不到这个无形的空气中传来的那种波和振动了。
  梁冬:对。
  徐文兵:其实我们现在天天做的是什么?拿个小挫刀在刺自己,破坏了我们与生俱来与天地天赋的那种共振那个频率。妳看小孩子玩个什么东西,哪怕撒泡尿、和点泥玩得也特别高兴,他还跟天地同步,纯阳之体。壹到晚上,八、九点锺困了,人就睡了。我们越活呢越抽抽,越把自己那个频率破坏,结果闹成什么?天黑了不睡,天亮了不起,然后呢?春天呢没有斗志,秋天了到冬天了反而想与天斗与地斗,最后就是“速死”,“唯求速死,生不如死”。
  梁冬:阿弥陀佛,无量寿佛!其实呢咱们说回来呀,说到这个“故以应天之阴阳也”,我觉得这句话特别精辟。刚才讲到“以应天之阴阳也”,关于这句话您还有什么补充吗?
  徐文兵:“应”,“应”这个词呀(用得)特别好,妳知道什么叫“不应”吗?
  梁冬:什么叫“不应”?
  徐文兵: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梁冬:噢,说的就是这个。
  徐文兵:哎,“应”其实我理解呢他是壹种“响应”。妳到山谷里叫壹声“啊!我来啦!”,那山谷里“哇哇哇,我来啦!”,有个回声。
  梁冬:是、是、是
  徐文兵:这叫回应,这个“应”呢就是当妳跟上天地变化的点以后,它出现的壹种状况,这叫“应”了。我们经常说叫妳的时候“答应”壹声,吩咐个事“应”壹声。不应的话妳心里就没着没落的,妳是不是有这个感觉。
  梁冬:刚才我们在长安街上开车,讲到内蒙古的事情,“啪!”左首壹看,“内蒙古饭店”!哈哈哈~~这就叫“应”我觉得。
  徐文兵:应了,就是有时候妳想壹件事、做壹件事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事情好像如妳所愿,它就“应”了。我们以后还要学壹个《黄帝内经》的壹个重要的篇章叫《阴阳应象大论》。“天亮了”是阴还是阳?
  梁冬:阳嘛。
  徐文兵:阳嘛,妳就去“应”那个象嘛。老天爷天亮了,妳应象。天黑了。
  梁冬:就去睡觉。
  徐文兵:阴嘛,妳去应它,这不就完了嘛。“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就叫“应”。我们现在都是什么?第壹“不应”,天亮了我不起;第二,最可怕的还是要“逆”。越到晚上越折腾,越到阴中之阴的时候他越折腾,所以这就叫“不应”。所以让妳认识了身体的这种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的变化以后呢,妳就要去做跟它壹样的事情。妳比如说这个“雌雄”的问题,“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梁冬:这话以前读过,其实不懂。
  徐文兵:就是说妳怎么分辨兔子的公和母?那好办,我拎起来看呗。
  梁冬:对呀。
  徐文兵:呵呵,俗!这壹看这人没品位。真正的学哲学就是什么?举壹反三,妳通过它的壹个表象,然后归到壹个系列里面就知道了,就是说“见壹落叶而知秋”嘛,“尝壹脟肉而知壹镬之味、壹鼎之调”,这都是什么?通哲学的人,有“慧”的人。“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就告诉妳,当两个兔子在安静的时候,雄和雌的表现不壹样。那个雄兔子就在那里“扑棱扑棱”老乱动,那个雌兔子静若处子。眼睛迷迷离离的,又像睡又象没睡就在那儿待着。
  梁冬:就像那些《时尚周刊》上拍的那些时尚人士,迷离着,眼迷离,壹看就High过头。
  徐文兵:这种情况下也能分出它是雄还是雌,就是说当在安静状态下。“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就是说当我们壹块跑起来的时候,都处于阳的状态的时候,那会儿妳可就不知道它是,哪个是男哪个是女,哪个是公哪个是母。这其实是花木兰的壹个、自圆其说的壹个、自己夸自己的壹个词,就是说,当咱们不打仗的时候,我穿着这种女装啊,荆钗布裙,我做饭织布,男人在田里耕地干活。那么打起仗来的时候,我不让须眉,巾帼不让须眉,我比妳们还勇猛,“关山度若飞”嘛。这就是模拟。古人说话吧,特别含蓄,为什么含蓄?
  梁冬:因为他从外面就可以讲里面了,是吧?
  徐文兵:他的意思就是让读书的人去想。就是在妳读书的同时呢,让妳同时发展了妳的智力和慧力。我们现在的人活得是越来越浅薄、越来越直白,恨不能就是“妳直接告诉我得了”。妳比如说学习《黄帝内经》,好多人说“妳直接给我翻译成白话文不就完了嘛,让我壹看。”我说翻译成白话文可以,但是,妳提高了吗?妳的那种思想境界呢?
  梁冬:对、对、对,这话应该是说妳的思想境界怎么说。
  徐文兵:妳没有任何改变呀。妳就是还是那个软件,妳就是输入了壹些数据,古代人教书是又要输入数据还又要提高妳的软件的级别。妳比如古人有几句诗:天下文章属浙江,浙江文章属我乡,我乡文章属我弟,我给我弟改文章。四句话说了个啥意思?
  梁冬:我最牛。
  徐文兵:我是天下文章第壹高手。妳让现代人写这句,想表达这个意思,他写出来就是“老子天下第壹”!有劲么?读书的人感觉什么呀?那四句诗通篇没有壹句话是说“我天下第壹”,但是妳读完这四句诗连在壹块儿看,读书人得出个结论:哦,这个人天下文章第壹!谁得到了升华?谁得到了锻炼?所以妳想提高妳的慧力智力的话,妳还是去读文言文,妳还是去读那个原版。(这样)妳不但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自身素质得到了提高懯谗嵊梦难晕恼f微言大义?它给妳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而人那种想象的自由是精神最大的愉悦。
  梁冬:嗯,就像我小的时候读《读者文摘》壹样,哈哈哈~~~
  徐文兵:京剧,他们都说——现代人都是浅薄的人攻击深奥的人——以前人说看电影,妳看那道具多逼真,它再逼真它也是假的呀,与其是假还不如来壹个真假。所以京剧里面挥个马鞭子就代表我骑了壹匹马,留给妳的是无限的想象的空间,妳可以想象这匹马什么样儿。但是等这个想象的落实到实处以后妳是不是觉得特没劲?是吧,所以中国的文化艺术都是高度抽象的艺术,是给壹些有智力有慧力的人看的。
  梁冬:对。所以为什么西方照相术发明之后才发展出了印象派呢?其实它要必须到那个,按它的那种逻辑……
  徐文兵:先发展到壹定阶段,突然觉得没劲了。
  梁冬:对。但是实际上中国的写意派本身早已经达到这个境界了。
  徐文兵:直接通神。
  梁冬:对对对,所以这……空降空降。
  徐文兵:空降。所以我们壹定要学会应天地之阴阳,阴阳表现的那个象。
  梁冬:这个天人相应之阴阳,这个天人相应呀,其实……妳怎么看这个事情?以前人都壹直批评中医说“壹来就搞天人相应、天地人和”,但其实这个东西好像又说不清楚。
  徐文兵:天人相应,就是我们讲中医基础理论课的时候我们会讲中医哲学。中医哲学里面有壹个专门就是讲“天人相应”。古代人认为人和所处的自然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呢匪夷所思。所以古代有壹种叫天人相应派。他把天上这种星象的变化,包括地势上这种地势的变化,比如说洪水呀、地震呀这些变化和人间的事情,(把)它联系起来,所以就得出壹种天人相应派。妳比如说那个76年,天上掉陨石,地下大地震,包括壹些当时的,有壹些著名人物说——我看到壹些名人的回忆录么——他们在说当他本人看到这个(的)时候,他就感慨说,古人有壹种天人相应派认为呢,天上往下掉星星或者是地上出现地震呢,都是跟人间的变化有联系的。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现代人呢就是有些人就“劫难”说妳拿出证据来到底有什么联系。其实从壹个科学的态度来研究它理解它的话,我们只能说存疑待考。总有壹天妳会发现它们之间会有壹些联系,只不过我们现在的智力或者是慧力联想不到。起码当这些事情发生以后会对人有壹种警示,就是说妳人再牛,妳牛不过自然。当自然出现了壹些异常的变化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借这个力量反思壹下,诶,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的这个系统或者组织或者社会是不是出了壹些什么问题,我们就赶紧调整它壹下。这是壹种尊重自然学派的理论。
  当然另外壹种学派就是什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他不认为这有什么关系,他也不认为这些东西对他有什么警示。所以妳看在宋朝的时候王安石不是变法嘛。王安石变法是加速宋朝衰亡的这么壹个大手笔。他是其实就是杀鸡取卵,他通过临时的变法,好像短时间国库充盈了,但是他把民间的那种活力、那种创造力给扼杀掉了。所以很多像司马光、苏东坡这些人都反对他。司马光和苏东坡反对他呢,就借着当时宋朝出现的这种天灾和这种地震洪水来说这个王安石的变法是不对的。但是王安石这个人是死硬分子,就是属于脖颈子非常僵的人。
  梁冬:属于科学派的人。
  徐文兵:哼,不知道他是什么派。他回答怎么回答?他说——这个人辩论起来很有这种辩才——他说:“妳们说尧舜禹是不是我们理想中的社会?是吧?儒家嘛,从来都把这个上古尧舜禹做成是理想状态,可是尧舜禹的那状态天灾人祸有多少?大禹为什么治水?不是因为发大水吗?难道发大水妳说这个大禹无德吗?”就壹下把这个司马光和苏东坡他们的嘴给堵回去了。这就是发生在历史上的故事。我个人认为:还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比较好。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我反对转基因食品,这是典型的胆大妄为。现在又听说英国科学家已经人造出精子了,哼,人造出精子了!
  梁冬:迟早有壹天会人造出黄金的。
  徐文兵:呵呵呵。这就说人老想在做那个超越自然的事情,超越他自己的事情,然后最后做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干掉,这就是中医和道家的观点就是反的。所以我建议大家要想关心食品安全的话啊,现在国家也出台了很多政策,这个转基因食品的害处远远要大于那些什么化肥农药啊,什么残留杀虫剂的问题。现在国家规定政策就是妳出产什么豆类豆油妳这是不是用转基因(原料),妳看西方啊,很多团体和组织都是促进壹种立法,不让他们销售的,可是这些人把东西卖到哪呢?
  梁冬:中国?
  徐文兵:都卖到中国来了。
  梁冬:中国人也不知道。
  徐文兵:对,有些人不知道。
  梁冬:他拿拉丁文英文写壹个转基因食品,妳怎么知道?
  徐文兵:对,所以现在我们好多这个豆油都标注出来了,说是不是转基因的,因为什么,它那种东西都是在改变自然,改变自然先改变豆子,然后呢,没准就把人给改变了。所以这个天人相应这壹派呢,从根上捯,这句话出在我们《金匮真言论》的最后壹句话,叫什么?人,壹定要以应天之阴阳也。天之阴阳表现在哪?四季和昼夜。还有呢,最近不是出现这个日全食吗?
  梁冬:对。
  徐文兵:昨天。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日全食大家都啊啊啊追着追着(看)。
  梁冬:妳壹说昨天啊,人家观众朋友们可以倒推出来是哪壹天录的节目。
  徐文兵:哈哈哈,这也没事。我们本来就是录播嘛!(梁冬:对对对。)谁也不会半夜去录这个节目去啊。本身伤阴阳。这个日食,妳发现没,日食都出现在阴历初壹。
  梁冬:我没发现。但是妳壹说我觉得肯定有原因的。
  徐文兵:初壹月亮在哪?初壹是看不见月亮的,它在哪?它就在太阳那儿,所以日食发生的可能性就是在初壹。月食发生可能性妳知道在哪吗?
  梁冬:十五啊?
  徐文兵:十五。我们中国古代人对日食月食都有明确的记载。所以现在考古起来往前推,推着说是……
  梁冬:公元哪哪哪哪壹年。
  徐文兵:公元哪年哪年发生什么事情,都靠这个日食的记载。殷墟出的那些甲骨文,里面主要的内容都是什么呀,祭祀、天文、星象。只不过我们现在啊,真是,缺乏古代人那种对星象那种敏锐的那种感觉的能力。他们都说妳说古埃及啊,古希腊的都筑起来的那种天文台,壹到冬至那天,太阳从哪个角度射进来。我告诉妳我们中国也有,在山西啊,就是那个尧——尧舜禹的那个尧的遗址,就在山西,就是运城那壹带,都有古天文台观象台,都有这种记载。而且在巫山,就是我们那个长江三峡那个巫峡那不是有巫山吗,巫山就是古代的巫观测星象的观星台。我将来有个心愿就是好好把这个天文学研究研究,然后“以应天之阴阳也”,来跟妳预测点儿事。
  梁冬:好了,感谢徐老师今天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有趣的东西。其实呢,我真的是觉得说好好地大家听完之后再去网上看看文字版本,这对您呢,的确是非常非常有价值的,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
  梁冬:谢谢小马哥,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赞助我们|我要投稿|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黄帝内经网 加速乐

联系电话:18264146691 QQ:1830924110 您好,我是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 邮箱:1830924110@qq.com 联系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历山北路

黄帝内经网的使命:帮助30岁-100岁的中医爱好者学习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祝愿人人都能活到120岁,黄帝内经护佑中华儿女远离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乳腺增生...

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提醒您:一定要从30岁开始学习养生!

鲁ICP备15004867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6-18 06:5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