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053|回复: 0

重新发现中医太美-金匮真言论第18期(带字幕文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8 11: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穀豆,其應四時,上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數六,其臭腐。
金匮真言论第18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今天呢,仍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你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继续我们的《金匮真言论篇第四》,上一期我们讲到了“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藏精于肾,故病在溪。其味咸,其类水,其畜彘”,讲到这里就讲到“其谷豆”。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到五谷呢就全交待完了。
  梁冬:对。
  徐文兵:最后我们就说这个豆的营养价值。豆的营养价值呢,在于能够补肾、固肾、或者叫益肾。但是呢,豆子有个最大的问题,不好被消化。我们说炒一盘黄豆,一嚼,嘎嘣嘎嘣;炒一盘蚕豆,蚕豆又叫什么?铁蚕豆。
  梁冬:很硬!
  徐文兵:很硬,你都不好嚼它,还有那个豌豆,关汉卿自比什么?响当当,硬梆梆,蒸不熟,锤不烂一颗铜豌豆。这豆子结实,硬,不好消。
  梁冬:所以吃豆子要放屁是这个原因么?
  徐文兵:就是说放屁是不好化。不好消就是说你得牙口好,你得用你的那个肾的那个延展去咬碎补肾的这个东西。这是你把它利用的前提。那么古代人呢,中国人的最伟大的智慧,除了四大发明以外,中国人最伟大的一发明是什么?豆腐!
  梁冬:是哦!
  徐文兵:豆腐,是我们道家或者叫中医对中华民族最大一贡献,它很好地解决了豆子不好被人消和化的问题。所以,吃豆腐第一个叫磨豆腐,什么叫磨?
  梁冬:就把它磨碎是吧!
  徐文兵:磨豆腐的过程是什么?
  梁冬:是消的过程。
  徐文兵:磨的过程是消,是吧。然后呢,叫什么?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那个卤水把豆腐点了,凝结,我们先熬,熬成豆浆,是吧。把豆子先磨成液体,叫悬浊液,因为豆子它那个蛋白不溶于水,它只能是混合在一起,水乳也没有交融,这个时候你把它煮熟了,煮开了,那么就是——
  梁冬:豆浆!
  徐文兵:豆浆,很多人现在流行,到街上买个豆浆机。某某牌豆浆机,早上喝一碗豆浆。其实我告诉你,你喝完豆浆不好消化,这就是你刚才那个问题,吃完豆子放屁的问题。放特别臭的屁,然后呢,有的人放不出屁呢就肚子胀,胀得鼓鼓的。但是这个吃豆子的问题就是什么?胀气,不化,然后放出恶臭的屁。什么叫恶臭的屁?其实呢就是里面的那个蛋白我们说蛋白最基本的分子是氮,就是氨基酸的成份,这个氨基酸如果没很好转化成你分解到氨基酸的水平,就会变成那种,你含有氮的那个特别臭的味道。这叫不好化。
  徐文兵:做豆腐怎么把它化了?就是用卤水,点,卤水性特别的热,甚至是毒。那个杨白劳自杀,你知道喝的什么水?
  梁冬:就是卤水啊。
  徐文兵:就是卤水,它能让人的蛋白质也凝固。就是说,我们熬出豆浆以后呢,先熬豆浆,然后熬豆浆过程中呢,豆浆上面会浮出一层油皮,你拿个黍秸秆或者是筷子,把那个油皮往起一挑,就成挂出来象一张纸一样。
  梁冬:豆皮么。
  徐文兵:豆皮就是我们吃的那个腐竹。
  梁冬:那个东西好么?
  徐文兵:哎那东西就是豆子里面最精华的东西。就好像熬小米,上面浮一层米精一样,那是他最容易被人消化的东西。所以这个豆皮啊,腐竹啊,是豆子里面相对容易被人们利用的。剩下那个被卤水点好的豆腐,压成型,这时候呢,你再去做成菜,这个呢就特别容易被人消化、吸收、利用。中国人在牲畜或者是禽类的就是肉食性的蛋白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能保持自己民族的延续,能保持我们大脑的发育,补充我们的脑髓,靠的是什么?
  梁冬:吃豆腐!
  徐文兵:全是靠豆腐。如果没有豆腐,你可以想像,就好像闹饥荒的时候,没饭吃,那哥们来一句“何不食肉糜啊?”吃什么肉,哪有肉?没有肉的情况下,我们怎么保持我们的精和神?
  梁冬:对头。
  徐文兵:所以说这个豆腐啊,对我们的贡献太大了。
  梁冬:嗯。
  徐文兵:但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什么?现在拿什么点豆腐?石膏。
  梁冬:对,石膏。
  徐文兵:石膏,你学过中医知道,白虎汤里面用石膏,是清热的。
  梁冬:以前不是吗?不是用石膏吗?
  徐文兵:当然不是。卤水点。
  梁冬:卤水是什么东西呀?
  徐文兵:卤水是一种,就是你在四川知道炼那个自贡出那个井盐。
  梁冬:对呀!
  徐文兵:井盐呢它就是把那个氯化钠过滤出来。
  梁冬:嗯。
  徐文兵:里面剩下那种含那种含其他矿物质的东西。像氯化镁呀,或者是矾啦、碱啦那些东西,杂质过滤,过滤出来那个水,那就是卤水。含有其他的那种矿物质,但是它是一种热性的,特别毒的东西。它能让人蛋白质凝固。所以以前是用卤水,现在都改成用石膏点了。
  梁冬:这有什么不好呢?
  徐文兵:寒上加寒,所以现在吃豆腐,不好消化了。还有现在有一种办法就是用那个酸汤激豆腐。它是用酸的东西有一种收敛凝滞的那么个作用,把豆腐悬浮在水里面那个蛋白给凝聚起来。它也不是热的,它也偏寒。所以我们现在吃豆腐都偏寒。
  梁冬:噢……  
  徐文兵:所以你要吃这种豆腐,建议还是什么红烧,锅蹋,麻婆豆腐。
  梁冬:对,加点辣椒。
  徐文兵:所以我们吃豆腐都是小葱拌豆腐。
  梁冬:拌豆腐。
  徐文兵:一清二白。我小时候在农村啊,就是我妈的老家阳高,就是人家大锅,就是煮豆腐。怎么看人家挑油皮,然后怎么出豆腐。点完了怎么出豆腐怎么压豆腐,最后呢就是揭在那种锅底下有一层锅巴似的那个东西。当地人叫锅碗儿,那个铲起来吃也特别好吃。关键是那会儿那个豆腐吧,拿到家里就浇点那个麻油,红麻油,放点盐放点葱花一拌,哎呦香得要死。
  梁冬:就是传说中的豆腐脑,是那个东西吗?
  徐文兵:不是豆腐脑,就是现成的东西。豆腐脑它那个凝固程度不如我们这个豆腐凝固得厉害。这个豆腐脑还是属于那种半糊糊的状态。哎,豆腐脑像不像脑子?
  梁冬:像!它也会有这个功能吗?
  徐文兵:有,一样的!这五谷之精都是补益人的精髓的。
  梁冬:但也比较寒。
  徐文兵:豆腐偏寒。你看我们说的几个五谷都对应它的脏腑。对应肺的那个稻子他就偏寒,对应肾的豆子也偏寒。可是那个麦子和那个黍,就偏热,正好就平衡。您什么体质,您选什么,自个儿去找对应。
  梁冬:嗯,太有意思了!所以如果有些年轻人他长暗疮的话,相对而言,吃馒头要比吃米要好喽?
  徐文兵:长暗疮的人都是肾里面的那个虚火浮上来,都是脾胃特别弱。
  梁冬:对!
  徐文兵:那次我们不是见了李可老先生吗?李可老先生的一个甘温除大热,像这种虚火必须用一些温补脾胃的东西,把肾里面的那个虚火给它压下去。
  梁冬:对!
  徐文兵:这些人都是吃寒凉的东西把脾胃败坏以后,肾里面的火才冒出来。土克水,土制不住那个肾火了。我们上次讲的灶心土就是这个作用。从这个豆腐呢还能衍生出很多食品。
  梁冬:嗯。
  徐文兵:豆腐干。
  梁冬:嗯。
  徐文兵:我们刚才说的豆腐皮。
  梁冬:嗯。
  徐文兵:还有什么?酱豆腐!还有臭豆腐。为什么叫“豆腐”?
  梁冬:“腐”吗,“腐烂”的“腐”。
  徐文兵:哎,后面还会讲到对应肾的味道,其臭腐,其鼓豆。其味道那个臭味或者那种嗅味,“腐”,又是豆又是腐,正好对肾。
  梁冬:噢~,所以说没事呢吃点这个臭豆腐,还补肾呢喔?
  徐文兵:当然了。日本人吃纳豆,纳豆,就是把那个豆子发酵以后一拌起来都能拉丝儿,哎呀味道特别臭,一般人还吃不惯。东北人是吃那个“酱”,就是用黄豆发酵。
  梁冬:就是用葱来蘸的那个酱?
  徐文兵:哎……这个豆腐你要是不熟悉那个味道,发酵起来那个酱呀,哎呀那是特别臭。但是入肾,对肾有补益作用。我的老师,他移居到北京以后,老是怀念东北大酱,试图在自家阳台也酿他一缸,结果……
  梁冬:招来板砖一片。
  徐文兵:结果未遂。
  梁冬:是!
  徐文兵:所以你看北方的那种水土,你看东北的冰冻时间比较长。
  梁冬:对,封藏。
  徐文兵:你看我们东北出的大豆是最有名的。
  梁冬:对!
  徐文兵:你怎么不到上海去种一片豆子?它不是那个味儿。
  梁冬:有道理,哎,稍事休息,马上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呢和徐文兵老师呢讲到了这个豆的问题,东北他吃这个豆呀,会不会导致这个地方的人总体而言,肾经是比较足的呢?
  徐文兵:肾经足,这个出生在比较凉的地方的人肾经固涩得比较足,所以呢发育得也好,块头也大,还有就是东北是黑土地,什么叫黑土地?腐殖层比较厚,什么叫腐殖层?那怕是一片落叶,咱们落下来,一层二层、十年二十年、几百年,最后就形成了一种非常好的有营养的土壤,那会到北大荒开垦的时候,抓把土都捏出油来,是吧,那会儿说,东北叫什么?
  梁冬: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铁锅里。
  徐文兵:野鸡飞到铁锅里。
  梁冬:哈哈哈……想起来都要疯了,哈哈……
  徐文兵:呵呵呵……掀起你的头盖骨,这都是说话时候的口误,东北这种腐殖孕育出来的这种土壤,你看这个人参,我上次说党参的时候我说过了,党参是我们中原接近黄河那个长治,上党地区,黄土高原最好的,那个是补脾胃的,可是补肾的是谁,就是我们东北那个人参,吉人参、辽参。
  梁冬:哦!人参是补肾的吗?
  徐文兵:参是苦的。
  梁冬:我一直以为参是补心的。
  徐文兵:大补元气,把元气闹得不漏了,你才有那个心、身、神在跳,就用那个参补元气,所以那是一个好地方,我的那个朋友,就是上海印象学堂那个李新,刚从长白山回来,对那边赞口不绝,说得我心驰神往,那天选个冬季咱俩结伴去长白山一游。
  梁冬:这倒是好,据说长白山有温泉什么的。
  徐文兵:天池。
  梁冬:哎呀!太好了,太好了,今年冬天有地方去了。其谷豆,其应四时,上为辰星,辰星就是水星喽?
  徐文兵:没错。
  梁冬:其应四时,上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
  徐文兵:哎,肾要得病了,那就很深了,我经常说肾主骨生髓,骨子的病骨头的病都要从肾上去论,从肾上去治,去发挥它会它一系列,就是其畜彘,其谷豆呀,食物各药物的作用。
  梁冬:那这个肾分为两种嘛,一个叫肾阴虚,一个叫肾阳虚,对不对,到底怎么区分,有时候大家都说肾有问题,说肾虚,那到底是应该补呢还是润呢?
  徐文兵:你怎么不说肾实呢?
  梁冬:对,虚和实,也有肾实的问题。
  徐文兵:有阴的问题,有阳的问题,有虚的问题,有实的问题。
  梁冬:那怎么分清楚阴阳虚实?
  徐文兵:诶,简单来说阴是指物质不足,阳是指能量不足。你那个家里没有粮,这我们讲阴不足。
  梁冬:噢。
  徐文兵:有粮吃但不出去干活,这阳不足。
  梁冬:噢。
  徐文兵:虚呢是该有东西没有,实呢是……
  梁冬:不该有东西……
  徐文兵:有了不该有的东西,对吧。
  梁冬:噢,嗯。
  徐文兵:这基本概念我们搞清楚以后你再去分析他。肾阴不足骨子里说就是他的精髓不足。我们讲肾主水,这个水指的是我们的体液,不是你喝进去的那个水。我有时候一摸病人肚子,一摸咕咕咕全是水。我说这说不好听的话您这一肚子坏水儿,这是水毒,这是湿,这是进脾胃的那个东西。你喝这个东西再多增加的只能是自己的水和湿,你补不了自己的肾,所以很多人越喝水越渴。我现在好几个病人都说:唉呀,徐大夫,我现在不老抱着我这个水缸子灌水了,也不那么渴了,也不那么躁了。为什么?肾的功能恢复了。这样肾的功能呢它就是有效地把我们储存的精髓结合我们外面摄入的这些水液一块儿做成了叫我们的体液,具体叫津和液。
  梁冬:对,天津的“津”是吧?
  徐文兵:天津的“津”,液体的“液”。这个稀薄的叫“津”,粘稠的叫“液”,输布到全身。您的全身如果不缺这个,那您肾就是足的,肾阴。
  梁冬:嗯。
  徐文兵:这叫我们叫阴的那面儿就是足的。我们说这人水嫩的,啊,水光溜滑的,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吹弹得破,掐一下都能掐出水儿来。
  梁冬:那儿那儿都发光,眼睛啊,毛……
  徐文兵:肾水足。
  梁冬:噢。
  徐文兵:肾水足的人特点眼睛啊那个眼眸啊特别的亮。
  梁冬: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嘛。
  徐文兵:诶,不是水汪汪的大舌头。
  梁冬:嗯。
  徐文兵:一说周恩来总理“目光炯炯有神”,肾精很足啊。水液如果是缺乏了,皮肤也干,头发也脱落,眼睛也干,啊,眼睛还得整天半夜上好闹钟起来滴人工泪液,要不眼睛干得受不了。
  梁冬:睡着觉他还能滴啊,真是太了不起了吧?
  徐文兵:上闹钟啊。
  梁冬:我就不明白他怎么可以睡着觉他还能够干呢?
  徐文兵:不是啊。
  梁冬:闭着眼睛他还能干?
  徐文兵:你要如果眼睛没有这种滋润和保护的话,你的角膜马上就出问题-角膜坏死。有人给你捐个角膜,你换个角膜。没人捐呢,你就戴一层毛玻璃,天天就看,看这个浑沌的不清晰的世界。眼干、鼻子干、嘴干、阴道干涩,这些都是一看,肾精不足。
  梁冬:噢。
  徐文兵:啊,这就叫阴虚了。
  梁冬:阴虚。
  徐文兵:再干到一定程度就开始着火了,锅里没水就开始火旺了。有人就要发低烧,有人就会“烘”一下,热一下,这就叫阴虚,开始生虚热了。
  梁冬:嗯。
  徐文兵:所谓阳虚呢就是说肾有一个功能,它是把我们的精就好像给你一块冰,你把它烧开了变成水,然后给它散出去。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地方我们叫丹田。
  梁冬:对。
  徐文兵:如果你的肾的阳气不足,你本来有精,精髓都挺足,但是你这个锅里边儿这个水温度上不去,就不能有效地把你的精转化成液,更不能把这个液转化成能量。
  梁冬:就炁。
  徐文兵:元炁。这时候我们就说这人肾阳不足。你那个关门开门那个力量呢也是阳气推动的。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这人就会出现什么憋不住尿,不停地上厕所,晚上还起夜。还有人就是说憋不住精了,就早泄了,一、二、三就完事了,这叫阳气不足。这叫肾阴和肾阳,我们说虚指这个。所谓实呢是什么?
  梁冬:肾阴太过实又怎么样呢?
  徐文兵:有了不该有的东西了。你的肾是封藏的嘛。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封藏太过,封藏太过出现什么问题?
  梁冬:憋的。
  徐文兵:尿不出来尿。
  梁冬:哦,对哦。
  徐文兵:对不对。
  梁冬:拉不出来屎算吗?
  徐文兵:也算,肾司二便嘛。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有些人解决他这个便秘的问题,我们不治他大肠,我们去治他的肾。还有的人呢就是尿里面儿出现了结石,是吧。尿道结石、膀胱结石,有肾盂肾炎、有肾结石、肾里面儿长出肿瘤,是吧,脑子里面儿长肿瘤,这些都是有了不该有的……。
  梁冬:肾太实。
  徐文兵:诶,这就太过了,是吧。阳气太实呢 就是肾本来肾是把我们的精转化成气就完了。但是你如果烧得太过了,你见过有的人生长发育特别快,就是脑子里长个垂体瘤,不停地分泌这个激素,然后就疯长,一下长得就没边儿了。
  梁冬:长得比姚明还高。
  徐文兵:呵呵,长得比姚明……。但是他不匀称。姚明的可爱之处是什么呀?人长得高人家一点都不傻。
  梁冬:对。
  徐文兵:还经常蹦出点儿这个特别有幽默智慧的语言。
  梁冬:对。
  徐文兵:他是匀称发育。有的人一看——以前我们用过几个篮球队员——一看就是傻里巴几地那么长,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这种过快的这种发育,包括我们现在说一些甲亢啊这种腺体的功能亢进,这都是属于什么肾的阳气太过,也属于实症。还有我们现在泌尿系出现感染,尿血,一尿起来烧得慌,然后尿出来有的时候能看见血,有的时候一查里面儿有潜血。这都是阳气太过。
  梁冬:啊。
  徐文兵:所以你看阴阳、虚实、寒热都不一样,最好健康人就是守中。
  梁冬:守中啊。
  徐文兵:收放自如。
  梁冬:那有一些人,哇!撒出来的尿跟啤酒一样,很多泡泡,那是什么呢?
  徐文兵:漏精。
  梁冬:那是属于阳虚还是阴虚呢。
  徐文兵:固不住,有的人会有几种情况,一个是他摄入太多,摄入太多东西以后呢,他就分解的不是那么彻底。
  梁冬:对。
  徐文兵:有的人尿出来的尿,就是臊,臊,臊的特别难闻。
  梁冬:对。
  徐文兵:摄入过分的营养,有这种可能。还有人他有一种遗精呢,就是逆射精。他遗精没跑出来跑到膀胱里面去了。
  梁冬:哇,这玩的。
  徐文兵:逆向射精。
  梁冬:这玩的有点高。
  徐文兵:第二天一撒尿,尿出来的全是那种……精液。
  梁冬:哇。
  徐文兵:那就是很浑浊的。
  梁冬:哇。
  徐文兵:这也是一种问题。
  梁冬:会不会,会不会不小心……就是,这个,放在这个洗手间洗,别人再坐在马桶上会怀孕呢,哇……
  徐文兵:呵呵呵。
  梁冬:哈哈哈哇哇哇哇这太复杂了吧,哇……
  徐文兵:呵呵呵。
  梁冬:哈哈哈,这是技术问题啊,技术问题啊。
  徐文兵:呵呵。
  梁冬:病在骨,就是肾的问题,病在骨,白血病算是骨吗,骨病吗。
  徐文兵:髓病!
  梁冬:髓病,是吧?
  徐文兵:髓啊,就是我们说的那个精髓,它是制造我们所有人体体液的那个根本。是根!连本都不算了,血液,血液也是液,它也是从我们那精液化来的,这个精液不是说那狭义的那男人射的那精液啊。是那精化来的,精髓化来的,所以古人讲:一滴血……
  梁冬:十滴精。
  徐文兵:呵呵呵!不是,一滴精十滴血。
  梁冬:呵呵呵,那样献血的人都是好惨的啊。
  徐文兵:呵呵呵,献血的人是非常伟大的。
  梁冬:非常伟大的。
  徐文兵:是吧,他把自己精的一部分拿出来,去为了拯救别人。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我们现在一帮人,现在中国有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受别人的恩惠不知感恩,甚至呢,付出的人呢还会像《农夫和蛇》里面那农夫一样,本来是付出,没得到感恩也就罢了,还被病人说点……那种更坏的话。
  梁冬:对。
  徐文兵:很多人就说:啊,献血还对你身体有好处,加速你血液细胞的生长分泌,呵呵,行!我说这个,有些人就是不该救。就是这个血液是髓化生的,所以现在为什么好多白血病需要去做骨髓移植呢。就是你的髓不工作了,我们再找一个同型匹配的,就是最好呢,孩子出生以后留点脐带血。
  梁冬:哦,还真是需要留啊?
  徐文兵:必须留,你不知道你将来要发生什么,现在这种伤髓的东西太厉害了,包括一些污染的问题,包括一些乱用药物的问题。
  梁冬:对。
  徐文兵:现在这小儿白血病的发病这么高,就没有几个人去统计为什么,或者有人知道为什么不敢说……就是伤髓了,伤到髓以后啊,你想想啊,那种核辐射战争,你看,我们以前看过的那《血疑》嘛。
  梁冬:对。
  徐文兵:他们就是那“钴-60”怎么,实验室放了,就给照了她一下,这种穿透力——伤髓。还有呢就是乱用的药物的会伤髓,还有的就是,我觉得也有饮食不当的问题,你看肾是水,克水的就是那个脾土。
  梁冬:对。
  徐文兵:我们以前说过:老吃甜的东西对牙不好,对骨头不好。所以现在人好多人得上骨质疏松病,一气之病在骨也,你既然知道你是病在骨也,那谁把你伤成这样了?你肯定吃了很多甘、甜的东西,而且是大量的摄入,而且都是性质偏温、偏热,因为肾是水——寒的,他最怕就是甘、温的东西。我们现在最甘温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李老说过:甘温除大热,我们只不过是用点什么黄芪、党参……啊!甘温除大热,现在甘温除大热当你一发烧,烧得不行了吧,我一用这甘温除大热,让你马上烧退下来了,你猜是什么?——激素。
  梁冬:噢,对。
  徐文兵:你道激素是干吗的?激素就是一看你热吧,我就想办法把你的骨髓弄出来烧,就是一下变成水,一下就把你那热就给盖住了,所以滥用激素,你知道烧是退了,哪儿坏了?
  梁冬:伤了髓。
  徐文兵:伤到骨和髓,所以现在很多人就是,滥用激素后一个代价就是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而且这种坏死都是不可逆的。
  梁冬:啧啧啧!
  徐文兵:是吧!
  梁冬:嗯,那多喝点骨头汤有帮助吗?
  徐文兵:呵呵!没帮助,你想把你吃的东西变成精和髓不容易的。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上工治未病”,千万不要伤到自己的骨,不要伤到自己的髓。上次有个杂志,就是说,跟我聊天,采访我的时候说,“啊,我们杂志呢,发起了一个募捐,”他们报道一个孩子,得白血病,募捐了三十万块钱,“救了孩子一条命。”话说这个骨髓移植吧,能救孩子的命,但是呢,即便这个血型匹配得再完美,它也有排异反应。
  梁冬:对。
  徐文兵:命是保住了。所谓命呀,现在的观点认为就是,你还活着,你还有喘气,你还有心跳。但没人想,那个活着的人有多痛苦,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很多人倾家荡产,花好几百万,终于找到了对自己型号的骨髓,配上了。但是,你们没接触过那些人,那些人的排异反应,整个脸都,他整个都要变形的。他其实在体内是两种东西在,还在打架。要么就抑制它,抑制它结果呢,它就是稍微风吹草动,它就会受感染,因为他没有排异了,他那个免疫系统被抑制了。要么就不抑制呢,它又跟它移植到骨髓里的那个东西在打架。
  梁冬:那真要发生这种事情,他怎么办呢?
  徐文兵:那只能很痛苦的这么活下去。
  梁冬:中医有什么办法吗?
  徐文兵:所以预防,预防,不要伤到自己的骨,不要伤……不要滥用药物,啊,不要滥用药物。我们现在一稍微有个感冒,马上就是,抗菌素,滥用抗菌素,马上就激素。激素啊,就好像是用原子弹打蚊子,不值。现在人们都是认识不到肾精的宝贵价值。所以,一看,最后没招儿吧,就用激素。一用激素,一看,很快,很灵,但最后你不知道,你在透支你后面几十年的生命和生活质量。
  梁冬:那还有一些人,就得这种骨刺呀……
  徐文兵:骨质增生。
  梁冬:对呀,椎间盘突出啊,这个事情很多哟,现在。
  徐文兵:你说这叫虚还是实?
  梁冬:实吧?
  徐文兵:有了不该有的东西。
  梁冬:骨刺嘛。对不对?
  徐文兵:诶,这就是~我现在特别反对人们瞎补这补那,这是瞎补钙补的。还有一种情况呢,我们知道,小儿出生以后,他的头颅巅顶那个囟门呀,是开着的。你看小孩刚出生啊,这个小孩一呼气,那个头顶那个头皮跟着呼扇呼扇。
  梁冬:噢,那个,那个骨头是打开的,对不对?
  徐文兵:开着的。你知道为什么开着吗?
  梁冬:那为什么呢?
  徐文兵:小孩,首先要顺产,你要通过产道出来。
  梁冬:对。
  徐文兵:你脑袋长大了不行了吧,你出不来。但是,我们人类这么聪明智慧,就是因为我们脑容量很大呀。
  梁冬:对呀。
  徐文兵:你要说直接就是说,又为你出生方便,又为你将来智慧的需要,你得有脑子,怎么办?老天爷就给你设计一套,先让你长,出来,但是留有余地,就不让你的脑子先闭合住了,留个缝隙。然后等你出生以后呢,母乳喂养,啊,化精,化你母乳变……母乳本来就是你母亲的精血所化,然后你,小孩子纯阳之体,吃进去马上就变成自己的精,变成脑髓充盈到自己的脑子里,然后正好脑子又没闭合。随着小儿的长,脑子还在往大长,长到一定程度以后,一看,诶,脑容量差不多了,囟门就开始闭合。所以,你想,这是多奇妙一程序!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这个孩子如果出问题的话呢,就说,先天母乳,或者是其它的奶制品喂养不足,那就是变成什么——脑子里边就开始出现水。所以,前一段时间,那帮混账那些,做假奶粉的,给那些孩子们,农村的孩子吃。
  梁冬:就“大头娃娃”嘛。
  徐文兵:大头娃娃。脑子里面没补上精,补上什么了——大头娃娃充的全是水。但有些弱智的孩子呀,就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囟门到一定岁数以后,它就闭合不住,或者脑子发育就不好。这时候,我们中医必需给补肾,这也是“以其知病在骨也”。另外一个呢,我见过几个病人,就是爹妈一生下来,就给孩子补钙,你知道出现什么结果吗?
  梁冬:就是囟门过早关上,是吧?
  徐文兵:诶,你说得太对了!囟门提前闭合。本来老天给造这孩子,还说给留个余地,说让这个孩子多增加点资本金,啊,多充盈点脑髓。结果他这个蠢货爹妈就给提前补钙,就给囟门过早闭合。我看那孩子……现在流行一种美女叫“拳头脸”嘛,她那个脑袋也就跟壮汉子拳头差不多大小,就这么小一脑袋。
  梁冬:据说很多的女主持人呢,女演员,非要把自己脸弄小,其实说的也就是这个事儿。好了,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好,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中医太美,刚才和徐文兵老师啊,讲到这个美女的拳头脸,现在有一种美学,一种美啊,就是说脸要小,而且脸的这个头的比例呢,在身体里面呢要小一点,一比九,九头身嘛,显得呢这个穿起衣服来比较好看,但其实对智商都是有影响的,是吧?
  徐文兵:对啊。
  梁冬:刚才说到其之病在骨也,其应羽,羽呢,相当于简谱当中的La,一二三四五六, Do Re Mi Fa Sol La。
  徐文兵:来,放一点La的音。
  梁冬:对。La的音乐
  梁冬:“其数六,其臭腐”。刚才讲到“其数六,其臭腐”。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徐文兵:地六成之,所以这个一和六,都代表肾水,肾水不足的人多用六和一,经常过个六一儿童节。
  梁冬:对哦对哦,呵呵。
  徐文兵:呵呵,人说六六大顺,你对谁顺?对那些肾水不足的人顺,如果这个人本身就心火不足,心动过缓,然后再去用一用六,你就往心梗上那走。
  梁冬:前两天我又听见一朋友说,一医生啊,治病就是用术数来治嘛,是几颗豆,是吧?
  徐文兵:对。
  梁冬:五颗豆,六颗豆,是补肾的,入肾经,是吧?
  徐文兵:对。古代人开方用药,用几两,用几…比如用栀子,用十四枚,它都有讲究的。宁波有个,就是古代流传下来的那个图书馆,叫天一阁。
  梁冬:对,我去过,去过。
  徐文兵:我也去过,这图书啊,最怕什么?一怕虫蛀,怕湿,二怕火,这东西,火一烧,整个就焚书坑儒全完蛋了,所以它起这名字呢,叫天一阁,取得意思就是: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不会闹火灾。
  梁冬:哇呀,真是这样吗?
  徐文兵:哎哟,你以为是假的吗?这就是说这个数的问题,六和一。还有一个,中药有个方子,专门治这个什么,肾结石。肾结石呢,或者是暑天出现一个高烧,高烧但是呢,肚子又是冰凉,没有大小便,人到危重的时候,就是肾那个解毒排尿那功能没有了,血里面所有的毒素呢,全留在体內,很多人喝到醉,有些人会有妊娠反应,妊娠反应,吐,吐到最后,尿不出来尿了,这就很危险。怎么办呢?赶紧让它肾呢恢复它那个排尿的功能,就一个方子叫六一散。
  梁冬:哪个?
  徐文兵:就六和一,六一儿童节,六一。
  梁冬:它是怎么?怎么?里面是什么?
  徐文兵:里面就两味药,滑石、甘草。
  梁冬:但它就起这个名字,叫六一散。
  徐文兵:它比例…
  梁冬:取其水意。
  徐文兵:取其能通利小便之意,能让这个水又代谢起来,好多人就是什么?尿不出来尿,而且呢口干舌燥,就是它整个制造水这个系统里头,堵车了,塞车了,旧的不去,新的也来不了,所以六一散取了天一生水、地六成之,里面滑石用六、生甘草用一,这个散剂效果特别好,有时候你会还加点其它的药,根据其它的一些病症,比如说这个人属于那种高烧特别厉害心火特别旺,你还可以里面加一个青黛就大青叶,就是板蓝根长出来的叶子,磨成粉放进去,它就叫碧玉散。如果这个人烧的又不出汗就这样闷烧,你还可以给他加点薄荷叶,放进去后又能起到叫提壶揭盖,就是茶壶倒不出来水你把壶盖打开让空气进去有压力,然后它就肺气一开通,尿就出来了。这个六一散很有名,方子很小,但是效果特别好。
  梁冬:其臭腐,古代用于治肾病还有很多腐药,对不对?
  徐文兵:对,刘力红老师说过。
  梁冬:在他的思考中医里讲过一个。
  徐文兵:讲过一个治疗肝癌疼痛,什么什么腐尸下面枕的那个枕头那草。这不是他的发明是他的老师李阳波。这个腐的味道,你想我们古代人经常用的药引子,什么是药引子,引子就是归经,引你往那条路上走。这个药引子呢其中的味道就很重要,你想给他芳香醒脾那就多用些香味药,我们说脾是其臭香。你想让人心火鼓动起来那就其臭焦,抽根烟闻点这种艾灸的味,都是焦。这个你想让它入肾,用点啥味。什么叫腐什么叫朽?
  梁冬:对,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啊。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永垂不朽也不说永垂不腐,什么叫腐?
  梁冬:腐是变湿烂。
  徐文兵:你看腐怎么写?
  梁冬:腐啊,上面有肉。
  徐文兵:腐有肉。肉就是肉体被微生物给分解了,是为腐。树被微生物给分解了。
  梁冬:是为朽。
  徐文兵:所以孔子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他怎么不说枯木不可雕也。
  梁冬:或者腐木不可雕也。
  徐文兵:朽木不可雕也。枯木是什么?水分干了,它是块干木头,可雕吗?当然可雕。如果它被虫子蛀了,被细菌给分解了,拿手一碰就能ti li ka la掉渣,这叫朽木,那个叫枯木。所以肉体被微生物分解之后叫腐。马王堆出的干尸那叫什么?
  梁冬:永垂不腐。
  徐文兵:对啊,肌肉还在还有弹性,她就没被微生物给干掉。
  梁冬:奥,其臭腐是这个意思。所以植物为腐就是豆腐,因为它蛋白质过多嘛。
  徐文兵:豆腐这个东西是介于肉和植物之间,你看我们吃素的人老做一些人造肉,用的是什么?豆制品。
  梁冬:真的是啊。
  徐文兵:豆腐豆腐是接近于肉的东西,而且这个腐呢,我接触过几个病例,一个是刘力红老师他说治肝癌的时候最后疼痛用腐尸下面浸淫的叫死人枕里面的草,他用来止疼。怎么止疼呢?疼和痛都是内心的一种感觉,你想把这种感觉拿个冰块把他cover就是压制一下让他感觉不到减轻他的痛苦,怎么办?鼓动起人的肾水或者用极阴极寒的东西。
  梁冬:奥,那真的是极阴极寒。
  徐文兵:水克火的那个道理。还有一个我见过的典型病例,就是红叶老师治疗一个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也是位级别比较高的官员,但是她是人到中年,差不多50岁左右吧,也快绝经了,但她老是眼睛干啊涩啊。以前几个大夫都很平稳,给高官治病不能大动干戈,一般都用滋阴的,杞菊地黄、六味地黄、知柏地黄啊。但这个病人老觉得不来劲,就是恨不得一下就把眼干的毛病治好。请了一位大师,这位大师呢,是动手,即动手,又动脚。他给她整脊,就在后腰那儿顶了她一下。我当时不在场,就听病人后来叙述,就在那个命门和肾俞那儿顶了一下,顶完以后,你知道落下什么毛病?
  梁冬:嗯。
  徐文兵:开始出现白带。我们管这种突然涌出的大量的白带,又没有感染,这叫白崩。有红崩,有白崩,来例假以后血止不住叫红崩,或者叫红漏、崩漏。这种白带止不住,这叫什么,叫白崩,而且这是典型比男人遗精还可怕。你在流失你的肾精啊!
  梁冬:太可怕了!
  徐文兵:是吧,男人射精还得有个间隔,有个射精的过程。
  梁冬:歇两下。
  徐文兵:歇一会儿,缓一缓。这整天都在漏。
  梁冬:这太可怕了。
  徐文兵:所以她又害怕了。害怕呢,找她以前看病的大夫呢,已经去上海了,后来就找到红叶老师。红叶老师给她,当然这得固精了,赶紧地补肾。什么叫补肾,这才叫锅漏,赶紧补。她用了很多补肾的药,红叶老师加了味药引子。
  梁冬:臭豆腐?
  徐文兵:你怎么知道?
  梁冬:你刚才说的,腐嘛。
  徐文兵:他就加了味臭豆腐,而这个高官病人言听计从,就用,用就好,白崩止住了。
  梁冬:哎呀,所以臭豆腐家里面一定要备上一两块,就跟安宫牛黄丸一样,束之高阁,关键时刻我来吃吃。
  徐文兵:这个酱豆腐和臭豆腐,反正我早饭一定要有一样吧。他们喜欢吃烤个面包片,抹点什么果酱,我说你们这是西方人吃法,我还是抹点酱豆腐吃,或者抹点臭豆腐吃。要是第二天看病我就不抹了。而一般,比如今天我休息,抹一点。我觉得吧,那个味道闻着臭,吃着香。那个香是什么?什么叫香?
  梁冬:腐香、肾香!
  徐文兵:呃,对,通肾就行。
  梁冬:嗯,所以各位敬爱的听众朋友,以后去吹捧、朝拜徐文兵老师的时候,带上一罐臭豆腐!
  (片花)
  梁冬: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讲“闻香说臭”。刚才说到臭和腐这个味道啊,其实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总有些人喜欢吃那种腐腐的东西,臭臭的东西。臭豆腐有些人就特别迷恋。
  徐文兵:嗯,对呀。还有西方人吃Cheese。
  梁冬:啊,Cheese。Cheese也是这个东西吗?
  徐文兵:Cheese味道很难闻的。
  梁冬:真没吃过猛的Cheese。
  徐文兵:而且好的Cheese,带着那种发霉的那种绿斑的那种外表,然后味道特别难闻,但吃起来以后特别香。还有我见有的地方吃那种臭鱼、臭虾,人说臭鱼烂虾。但它经过特殊加工以后,做成那种有点糟朽的那个东西,特别难闻,吃起来也特别香。你要说补肾精,第一补,第二就是有点儿异。
  梁冬:什么人是不能吃那个东西呢?这已经太实的人?
  徐文兵:肾有实症的人不能吃。
  梁冬:肾结石。
  徐文兵:然后我说了,心里面有虚火,有火,有那种心气不足或者有点假火的那种人,也不适合吃。
  梁冬:OK。刚才说到臭鱼烂虾,还有什么东西是比较腐臭的?
  徐文兵:还有什么东西?
  梁冬:比如榴莲这种东西算不算呢?
  徐文兵:嗯,真的,榴莲是个补肾的。
  梁冬:是吗?
  徐文兵:很多水果是寒的吧,这个榴莲是热的。北方也有卖榴莲的啊,但都是没太熟摘过来,不太那什么。我去广州。05年我去好几次广州,当时也是给一个朋友看病。然后他就那天招待我,专门给我带了个榴莲。广州那个好的酒店,是不让带榴莲进去,因为它那个味道太厉害。(对)他就千层万裹。他认为好,己所欲,老要施予人。他认为榴莲好,就说“徐大夫,这次你到广州,一定要让你尝尝这个榴莲。”然后到宾馆房间以后,他先放冰箱里,冰镇一会儿,以期把这个味道收敛一下。最后就说,他把我安顿好,你休息吧,我们走了,你呆会儿就可以吃了。哎哟,我打开以后,那个东西直冲脑仁。我感觉到那个归经啊,直接能归到我的脊髓和脑髓里面。
  梁冬:通神!
  徐文兵:啊,通神,但是那个味道我实在受不了,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我也受不了它在冰箱那个味儿,也受不了它在那个房间那个味儿。
  梁冬:噢,换了个房间。
  徐文兵:那个感觉你猜像什么?相当于把那个臭豆腐给放锅上炒的那个感觉。
  梁冬:有那么夸张吗?
  徐文兵:就熬了一锅……就他这种臭是给人感觉是热臭。
  梁冬:嗯。
  徐文兵:我到现在也没什么吃这个榴莲。
  梁冬:唉,这个榴莲这个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
  徐文兵:但据说吃的人也很上瘾。
  梁冬:很上瘾的。
  徐文兵:吃榴莲人最后也通神。
  梁冬:是吗?
  徐文兵:对呀,所谓上瘾,怎么解释?就是通神,他是另外一种方法通神。
  梁冬:比如说,喝酒……
  徐文兵:上瘾。
  梁冬:对,喝咖啡,是啊。
  徐文兵:上瘾。抽烟、抽鸦片上瘾。都是上瘾。
  梁冬:总归有些不健康,啊。
  徐文兵:诶,就有些不健康。但它最后都是通神嘛。
  梁冬:诶,那那,说到这个“腐”啊,徐老师我就想问一个问题哈,你说为什么有些肉就这么生着你挂在这个梁上啊,它就可以后来还可以吃呢?以前我很自恋的时候,老查“梁冬”这个字,那个时候呢,分词不是很好居然查到一句古诗啊:“将肉悬于梁,冬可食之”。
  徐文兵:呵呵,往那儿连着点儿。
  梁冬:哈哈哈哈,那是古书上的一句话,好像是《尚书》上的一句话。
  徐文兵:噢,好像你的名字也有出处,梁上君子偷吃腊肉,而且还在冬天。
  梁冬:啊,将肉悬于梁嘛,冬可食之。
  徐文兵:这就是中国人就是加工制作猪肉的另外一个特别好的方法。又沿袭了《黄帝内经》的这套理论,第一他选的是猪肉,第二他用的是盐,是吧?盐抹在上面,应了那个“其味咸”,最后呢把它做成“腐”,就我们说的这种腊肉和火腿。为了平衡它呢,有时候会叫“火腿”,它会放在那个灶间有柴火那个熏烤那个地方,尤其到四川,四川人山林里面,家里面它有一……就是地上有盆火它是永远不灭的。但是天井那儿它就挂着这个肉表皮……它叫四川叫:老腊肉。
  梁冬:啊,老腊肉。
  徐文兵:表皮做得焦黑的,表皮还发霉。
  梁冬:有点儿霉啊。
  徐文兵:发霉,有那种绿毛,但这、这有经验人这越长绿毛越买,就跟外国人买那个cheese是一样的,这种腊肉,就特别是从腊月那个时辰,又应了这个“其应季”,是吧?是冬天,所以这个火腿来讲是我们滋补肾精,就说平常能接触到的最好的。我吃过的那个香的火腿,一个是……
  梁冬:金华。
  徐文兵:啊,金华不用说了啊。我有几个病人从浙江来,他们给我带的自己制作的火腿,那个就像一个工艺品,那看那个金华火腿特别漂亮,切开以后呢特别漂亮。一个是金华浙江的一个做火腿的方法,还有就是云南宣威的……
  梁冬:对,“宣腿”。
  徐文兵:诶,宣腿,还有就是我们四川的这种做老腊肉……
  梁冬:“川腿”。呵呵
  徐文兵:呵呵,那个,话说孔子当年带学生怎么收费?
  梁冬:就是收取的腊肉,是吧?
  徐文兵:他叫“束脩”。所谓“束脩”就是腊肉,所以腊肉在古代是一个非常珍贵的礼物。所以在冬天吃这个滋补肾的那种正好是补肾了,或者叫益肾、或者滋阴、或者滋肾阴的时候,这个火腿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这个火腿也让人吃上瘾的。
  梁冬:对,而且,还吃六六三十六片,啊,以应这个“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徐文兵:别别,不要馋,我就吃一片。也应啊,六和一都应,咱就少吃啊。
  梁冬:啊,这个这个腊肉啊,就还有很多人把那个鱼呀那些也这样做吧?腊鸡,他那个腊鸡好不好咧?
  徐文兵:有腊鸡吗?
  梁冬:我以前不知道的,唉,最近呢,公司一个同事啊说在四川弄回来一只腊鸡。把一只鸡按照做腊肉那样子做成了。我觉得是不是不太好?因为鸡是入火的嘛,对不对?入心入心经的,对不对?
  徐文兵:这个,你看啊,水性的东西加这么重的盐正好平衡。火性的东西再加盐,那就有点儿火上浇油。你看那个南京那个做那个鸭,南京那个板鸭,那就是鸭子是水禽,性比较寒,用点儿重盐,这么做挺好。所以猪肉做腊肉好,这个鸭子这么做也好。你把鸡这么做,我觉得近似于毒药,太火。
  梁冬:怪不得,所以不是很流行,那板鸭和腊肉、腊鸭……
  徐文兵:你想想,我们几千年来吃的这些东西,它有道理,几千年做人体实验,一辈又辈它传下来,你就别出那幺蛾子,北京话说别乱配果子干儿,北京人古代有个小吃,或者就是以前有个小吃叫果子干儿,果子干它怎么配,用什么果子,什么季节,加什么,它有固定的东西,所以老北京一吃,我是那个跟那个孟繁贵、英若诚做节目,他们跟这帮老北京去吃,找一个小店吃到果子干儿,啊一看就是这个味,现在流一句话叫乱配果子干,北京话就说你乱来,胡折腾,就叫乱配果子干,与其那样,别干蠢事,那古代这种方法去做,现在人厨子是拿火腿吊汤嘛!做高汤,那味道你说鲜美,其实也是补精、益肾、通神、解馋、又过隐!
  梁冬:这些东西好像都在《礼记》里边有。
  徐文兵:是吗?
  梁冬:唉!有一天晚上我夜读《礼记》呀。
  徐文兵:晨读《礼记》。
  梁冬:它有一段专门讲那个什么,把那个牛肉、鹿肉和猪肉各一份,剁碎之后,和米粉、和汁然后拿来煎,说在某一年的某一天吃特别好,古代的人呀,叫live style生活方式,就是说他把中国古代这个怎么吃,怎么穿,什么级别的人穿什么衣服,修什么样的花,穿什么颜色,那一天干什么样?都列得特别清楚。
  徐文兵:孔子一辈子做的就是克已复礼,他就想把以前的这个live style给恢复过来,但你没发现他有点强迫症吗?
  梁冬:所以你们道家是对儒家人士呢……
  徐文兵: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你说的这个配这肉,配这肉,我们家穷的没这个肉,我们就不吃了?太固定,太仪式、太格式化,所以个我是反对这么做,大方向对,就是这个大行不顾细节,大礼不辞小让,这是张良的话,这是道家话,按你们儒家的呢,礼记怎么说…
  梁冬:我怎么就归了儒家了呢?
  徐文兵:你晨读《礼记》,夜读《礼记》,按你们礼记说,我今儿穿什么,我明儿穿什么,我觉得今天不好,我就不想按你们说的那么穿。
  梁冬:还是有它的道理的嘛!但我这不是……我们是业务探讨,业务探讨!业务探讨!好!非常感谢今天徐老师呢,再和我们分享腊肉的美味,讲到此处呢的时候呢,为了纪念,明天中午,我这晚上播的嘛!明天中午来六片腊肉,夹在馒头里,抹上臭豆腐。
  徐文兵:还有一个问题是现在人,有一个人就特别提出了就是,冲水马桶对人体健康的伤害,人闻不到臭味了。
  梁冬:对噢!
  徐文兵:以前咱用的是公共厕所,然后那些肥料攒起来是农家肥,用农家肥种出来的菜呢,不苦!是甜的,现在居然一冲了之,人闻不见那个味,所以肾就虚了。
  梁冬:我还以为冲水马桶,你是坐着,不是蹲在那儿,拉筋不利呀,萧宏慈老师说拉屎也是一种拉筋的方法。
  徐文兵:对,以前是蹲坑,现在都是坐便,很多人都出问题。复古吧!
  梁冬:所以呢,奢侈一点,在家里面呢,把两卫其中一个改成蹲坑,对身体,对老人、小孩子都是有好处的,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
  梁冬: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赞助我们|我要投稿|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黄帝内经网 加速乐

联系电话:18264146691 QQ:1830924110 您好,我是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 邮箱:1830924110@qq.com 联系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历山北路

黄帝内经网的使命:帮助30岁-100岁的中医爱好者学习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祝愿人人都能活到120岁,黄帝内经护佑中华儿女远离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乳腺增生...

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提醒您:一定要从30岁开始学习养生!

鲁ICP备15004867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8-25 08:1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