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医古文79理沦骈文二则原文及译文翻译

2018-8-21 16:42| 发布者: 宋利| 查看: 358| 评论: 0

摘要: 理沦骈文二则原文及译文(一)【原文】干戈未靖(1),乡村尚淹(2)。瞻望北斗,怀想西湖。愁闻庾子《哀赋》(3),怕览陶公《归辞》(4)。案有医书(5),庭多药草(6)。幸晨夕之闲暇,借方技以销磨(7)。地去一二百里,人来五 ...
理沦骈文二则原文mp3原文朗读

理沦骈文二则原文及译文(一)

【原文】干戈未靖(1),乡村尚淹(2)。瞻望北斗,怀想西湖。愁闻庾子《哀赋》(3),怕览陶公《归辞》(4)。案有医书(5),庭多药草(6)。幸晨夕之闲暇,借方技以销磨(7)。地去一二百里,人来五六十船(8)。未挹上池之水(9),空悬先天之图(10)。笑孟浪而酬塞(11),真愧不良而有名(12)。徒以肺腑无言(13),且讬毫毛是视(14)。
【译文】战争至今没有结束,乡村还淹在兵荒焉乱之中。我瞻望天上的北斗星。怀念自己的故乡西子湖。思乡的苦闷,甚至到了怕听别人读庾信的《哀江南赋》,也怕看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幸亏案头放着不少医书,庭前种着许多药草,于是就利用早晚的闲暇,借施药治病束消磨时间。到我这儿看病的人,方圆一二百里,每天都有五六十船。我没有汲欲遇上池之水,当然谈不上有什么技术,而且也并不精通脉学,只是徒然悬挂着先天之图。别人讥笑我卤莽粗心敷衍塞责怕是免不了的,然而自己感到惭愧的是医道不精却博得了如此大的名声。我仅仅是凭藉着脏腑反正不会说话,所以就姑且托以诊视毫毛为名。

【原文】浮沉迟数之不明,汗吐下和之弗问(15)。或运以手(16),或点其背(17)。膏既分傅(18),药还数裹。爱我者见而讶之,忌我者闻而议之(19)。然而非萧歒鲁之明医(20),拒能知病(21)?比羊叔子之馈药(22),要不酖人(23)!寄诸远道,偶同段医之缄封(24);平以数旬,非必陈珪之缝合(25)。时无上工十全(26),聊作穷乡一剂。
【译文】我看病一不要切脉,所以用不着辨明浮、沉、迟、数;二不要处方,所以也不需要讲究汗、吐、下、和。或者用手按摩,或者只点明贴膏药的部位。膏药分别敷贴完晕以后,有的还要在患病部位裹上多穗敷药。关心我的人见了后感到惊讶,反对我的人听了后议论纷纷。然而若非耶律敌鲁那样精通医道,哪里能知道疾病的所在?不妨比作羊叔子馈送的药物,总不舍是杀人的毒药吧。把它送给长途跋涉的人,其作用也许正好与段翳封在竹筒里的简书相同;把病治好可能要化数旬的时间,这和华佗高明的缝合手术是热法相比的。总之,社会上没有十全的高级医生。那么我的膏药就勉强充当穷乡僻壤的人民治病的一剂良药吧。

注释如下:

(1)干戈未靖:指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太平天国展民起义军攻佔南京、扬州,吴师机一家徒扬州搬迁至泰州乡下居住。干戈,古代常用的两种武器,亦用为兵器的通称,此引申指战争。靖,安定,平定。《国语·周语下》:“自后稷之始基靖民。”韦昭注:“靖,安也。”《左傅·僖公九年》:“君务靖乱,无勤于行。”
(2)淹(yān烟):没在水中。此喻淹没在战乱之中。
(3)庾子哀赋:指庾信《哀江南赋》。庾信(513 ~ 581),字子山,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北周文学家。初仕梁,后仕西魏、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世称庾开府。善诗时、骈文。后人辑有《庾子山集》。
(4)陶公归辞:指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陶渊明(365 ~427),一名潜,字元亮,晋代寻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长于诗文辞赋。有《陶渊明集》。
(5)案:书桌。
(6)庭:旧式建筑物阶前的空地,即院子。
(7)销磨:即消磨岁月之意。
(8)“地去”二句:据作者自述:“余曾于一月中治二万馀人,遂得心疾,力却不诊者数月。今但限以百人而已。”(《理瀹骈文》)
(9)挹(yì益):舀取,汲取。 上池之水:见本书《扁鹊仓公列傅》注。没有汲欲过上池之水,这是作者自谦之词。
(10)空:徒然。 先天之图:语见《医学人们》。喻诊脉如观先天之图,非心清气定者不能察。先天之图,即八卦。徒然地戆挂着先天之图,此指作者视病不须切脉之意。
(11)孟浪:本谓言语轻率不当。《庄子·齐物论》:“夫子以为孟浪之言,而我以为妙道之行也。”后引申为指行为的卤莽,(12)愧:感到惭愧。
(13)肺腑无言:谚曰:“脏腑而能语,医师色如土。”
(14)毫毛是视:即视毫毛。
(15)“浮沉”二句:即不明浮沉迟数,弗问汗吐下和。“之”是宾语前置的标志。
(16)运以手:指用手按摩。
(17)点其背:在背部点明(贴膏药的)部位。
(18)傅:通“敷”。
(19)议:评论是非,多指“非议”。《孟子·滕文公下》:“处士横议。”
(20)萧敌鲁:按萧敌鲁不是医生,疑为耶律敌鲁之误。据《辽史·耶律敌鲁傅》载:“耶律敌鲁,字撒不椀,精于医,察形色即知病原,虽不诊候,有十全功。”
(21)讵:岂。
(22)羊叔子:名祜(hù户),晋代南城(今山东费县)人,以清德闻于世。羊叔子馈药事见《晋书·羊祜傅》,曰:“祜与陆抗相对……抗尝病,祜馈之药,抗服之然疑心。人多谏抗,抗曰:羊祜岂酖人者?”
(23)酖(zhèn阵):同“鸩”。毒害。
(24)段翳:字元章,广汉新都(今属四川)人。段翳缄封事载《后汉书·段翳傅》,坚贞不屈:曰“有一生来学积年,自谓略究要术,辞归乡里。翳为合膏药,并以简书封于筒中,告生曰:‘有急,发视之。’生到霞萌,与吏争渡,津吏挝破从者头。生开筒得书,言到霞萌与吏门破头者,以此膏裹之。生用其言,创者即愈。生叹服,乃还卒业。”
(25)“平以”二句:意为用膏药治病虽然疗程较长,要化几十天畴间才能平复,但不必像华佗那样要开刀、缝合。
(26)上工十全:即十全之上工。典出《周礼》,参见本书《医师章》。

理沦骈文二则原文及译文(二)

【原文】嗟呼!金液徒闻(1),玉版空在(2)。三医之谒(3),谁是神手?一药之误,每欲噬脐(4)。夙披古籍,仰企修(5)。李元忠研习积年(6),高若讷兼通诸部(7)。慨此事之难知(8),觉而方之非是(9)。昌阳、豨苓(10),欲反韩公之论(11);楮实、薑豆(12),恨乏廷绍之才(13)。
【译文】啊!傅说金丹玉液能使人长生不老,但也祗是徒闻其名而已,《玉版论要篇》所谓揆度奇恒,今天又有谁会去研究它呢?季梁之子谒见三医,究竟谁是神手?有时由于一药之误,往往噬脐莫及。徒前披阅古籍,总是仰慕企望那些前辈名医。北齐李元忠因母老多病,于是研习医臀药许多年;宋代高若讷精于天文,因母病遂又兼通医学。慨叹医药理论的难掌握,深感处方用药的不容易。菖蒲、猪苓,心想推翻韩文公的论说;楮宝、薑豆,自恨缺乏吴廷绍的才能。

【原文】因思合欢蠲忿,萱草忘忧,博物者讵必应病投药(14)?艾主灸额,瓜蒂歕鼻(15),知名者何曾诊脉处汤?是以慕元化之术,傅神膏于汉季;不复避韩皋之讳,嫌膏硬于天寒(16)。今夫慑于势者(17),必不能尽其意;纽于习者(18),亦无以得其心。是以郭玉治病(19),多在贫贱;元素处方(20),自为家法。
【译文】于是想到合欢能够排除忿怒,萱草可以忘却忧愁,药物知识广博的人,难道一定要应病用药?艾主可以灸额治病,瓜蒂能够吹鼻取嚏,懂得逭些治法的人,何尝一定要诊脉处方?因此我非常仰慕华佗的医术,在东漠末年创造出贴敷创口的神膏。我也不再回避韩皋的名讳,在天寒地冻时嫌憎膏药发硬了。当今凡是慑服于权势的医生,就一定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见解去治病;墨守成规只知按老习惯治病的医生,也就无法使人称心如意。因此从前郭玉治病的对象都是一些贫贱的劳动大众,张元素处方就创立自己的家法。

注释如下:

(1)金液:指金浆玉醴。据《抱朴子》载:“朱草生名山岩石中,汁如血,以金玉投其中,立便可丸如泥,久则成水。以金投之,名为金荥;以玉投之,名为玉醴。服之皆长生。”
(2)玉版:指《素门·玉版论要》及《灵枢·玉版篇》。
(3)三医之谒:事见《列子·力命》,曰:“季梁得疾,其子环而泣,季梁令裼朱歌以晓之。其子勿晓,终谒三医。”三医,指穚氏众医、俞氏良医、卢氏神医。
(4)噬(shì逝)脐:比喻后悔莫及。《左傅·庄公六年》:“若不早图,后君噬齐。”杜预注:“若啮腹齐,喻不可及。”“齐”通“脐”。
(5)“夙披”二句:早先披阴古籍,总是仰慕企望那些古代的名医。前修,前代的贤人。《离骚》:“謇(jiǎn简,语助词)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姜亮夫《屈原赋校注》:“前修,谓前世修德之人。”
(6)李元忠:北齐赵郡柏人(今河北唐山西)人。据说李元忠因母老多疾,乃尃心医卑,研习数年,遂精于方技。为人仁恕,见有疾者,不问贵贱,皆为救疗(见《北齐书·李元忠傅》)。
(7)高若衲:北宋并州榆次(今属山西省)人,后徒家卫州(今河南汲县)。据《宋史·高若讷傅》载:“若讷强学善记,自秦汉以来诸傅记无不该通。因母病遂兼通医书,虽国医皆屈伏。”
(8)“此事”句:暗含《此事难知》一书之名。元代王好古撰《此事难知》二卷,编集其师李杲的医学论述,以及有关辨证、治法等内容。此事,指医学理论。难知,不容易掌握。
(9)“而方”句:这是用暗典。《史记·扁鹊仓公列傅》:“忧(公乘阳忧)谓意(淳于意,即仓公)曰:‘尽去而方书,非是也。”而,你。
(10)昌阳:即菖蒲,亦名水菖蒲,古人认为久服可以延年。 豨苓:即猪苓,渗利之品。
(11)“欲反”句:想要推翻韩文公的论断。韩公,即韩愈,益文,世称韩文公。韩愈《进学解》:“訾医师以昌阳引年,欲进其豨苓也。”意为作者用膏药治病,会被人讥为服豨苓延年,故而说“欲反韩公之论”。
(12)薑豆:疑系“甘豆”之误。参看下条注文。
(13)“恨乏”句:遗是作者自谦之词。廷绍,即吴廷绍,五代南唐时医家。据《十国春秋》载:“吴廷绍为李昇太医令。异因食饴喉中噎,医莫能为。廷绍用楮实汤,一服疾良已。冯延巳苦脑痛,廷绍密诘厨人,知其平日多食山鸡、鹧鸪,投以甘豆汤,亦愈。或叩之,答日:‘噎因甘起,故以楮实汤治之。山鸡、鹧鸪皆食鸟头、半夏,故以甘豆汤解其毒也。”
(14)博物者:此指药物知识广博的人。
(15)瓜蒂歕鼻:谓用瓜蒂散吹鼻取嚏。歕,“喷”的异体字。
(16)“不复”二句:韩皋,字仲闻,唐代人。据说韩皋有疾,请医诊治,医曰天寒膏硬,皋不悦。因为寒膏舆韩皋同音,医生冒犯了他的名讳。
(17)慑(shè涉):慑服。
(18)纽(niǔ扭):拘泥。
(19)郭玉:《后汉书·郭玉傅》:“玉仁爱不矜,雎贫贱厮养,必尽其心力,,而医疗贵人,时或不愈。”详见本书《郭玉傅》。
(20)元素:即张元素,字洁古,金代著名医学家。《金史·报元素傅》:“平素治病不用古方,其说曰:‘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新病不相能也。’自为家法云云。”

吴师机简介

吴师机简介

1:吴师机,名安业,字尚先,清代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于清代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卒于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年)。早年中过举人,后则弃儒随父笏庵寓居于江苏扬州,诗文之外兼学习祖国医学,尤其致力于中医外治法的研究。
2:至咸丰三年(公元1853),一家搬迁至江苏泰州居住,开始自制膏药为人治病。由于吴氏之外治法具有较好的疗效,故而受到当地广大患者的欢迎。吴氏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医德高尚。他强调,医者应尽其心。对于各类患者,不论是贫苦之人,还是富贵之家,应当一视同仁。对于自制之膏药,虽无人所见,亦应当如实配伍,不可自失其真而掺有假品,更不可乘人之危,挟货居奇,贻误病机。对于贫苦之人,更应当十分同情,尽力周济,如此等等。著有《理瀹骈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网站站长:宋利
徐文兵视频全集
徐文兵视频全集


关于我们|赞助我们|我要投稿|手机版|Archiver|黄帝内经网 加速乐

联系电话:18264146691 QQ:1830924110 您好,我是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 邮箱:1830924110@qq.com 联系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历山北路

黄帝内经网的使命:帮助30岁-100岁的中医爱好者学习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祝愿人人都能活到120岁,黄帝内经护佑中华儿女远离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乳腺增生...

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提醒您:一定要从30岁开始学习养生!

鲁ICP备15004867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18 11:4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