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60|回复: 0

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上古天真论第12期(带字幕文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7 09: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文: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上古天真论第12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之梁冬和徐文兵老师的请教。徐老师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是的。现在徐文兵老师呢,这个人气急升啊!都是因为呢,大家最近啊学习身体的这个意愿非常强烈。好,我们继续!今天是最后一段,关于这个《上古天真论》。数一数真是很恐怖,我们差不多用了十周、十一周的时间,才把《黄帝内经》的第一篇,哦……
  徐文兵:对,的前两段。
  梁冬:前几段讲完哈,讲完了哈。
  徐文兵:前两段。
  梁冬:前两段。我们现在抓紧时间哈。“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一直没有句号,我本来想找一个有句号的地方停一下。
  徐文兵:嗯。
  梁冬:我们就来先讲讲这段吧,“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啥叫提挈天地呀?  
  徐文兵:这个《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基本上分为三段。第一段呢,就是说黄帝问说,这个有的人半百而衰,他们这个将身不当呢,还是这个天数是这样?就此呢,黄……就是黄帝老师岐伯,提出一个健康的生活观念的问题,怎么做。这一段结束以后黄帝又提出第二个问题,就是第二段,就是说谈到了生育的能力,生殖功能的这么一段话,引出了黄帝的老师岐伯,你看老师就是老师,他就说女子七岁怎么变,变到什么时候是个什么样儿……第二段结束了。今天我们学的是《上古天真论》的第三段,我给它起个标题。
  梁冬:叫什么?
  徐文兵:“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梁冬:呵呵,这是一首歌的名字吧?
  徐文兵:对,当年李铁梅,《红灯记》里面的,就说做什么人?
  梁冬:叫真人嘛!
  徐文兵:在中国古代,就是我们道家的对人……就是做人的这种理想,它分成了四个层次。
  梁冬:嗯。
  徐文兵:真、至、圣、贤。这在我们第一次讲课的时候我们也提到了,就是说我们现在人可怜巴巴的,为什么活着呢?诶,为个衣食温饱欲望,啊,为我能不得病、或者少得病,这个多活几年,活着呢,这简直是真是这个层次太低。古人……
  梁冬:能活那样就不错啦!
  徐文兵:对啊,我们现在觉得,哎呀,这个有份工作,啊不失业,然后供套房子,然后娶个媳妇儿,生一个孩子。还就生一个,是吧?把孩子抚养成人,自个儿能正常拿到退休金,生个病也别拖累孩子,就行了。所以我们现在人确实,别看社会进步到今天,其实我们活得很可怜,远没有古代那些接近自然、那些淳德全道的人活得那么潇洒、那么幸福、那么快乐。所以今天我们给大家指一个方向,大家说道是什么?我们手指往那儿一指:请看!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梁冬:呵呵。
  徐文兵:诶,我们先说第一种人叫“真人”。
  梁冬:对。
  徐文兵:我们这个篇,题目叫上古天真论嘛。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那些完全与天地同步、和谐共振的,那些更接近自然的人,他活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是吧?咱没吃过猪肉,起码见过猪跑,是吧?以前可惜的是,我们很多人没读过《黄帝内经》,连古人活什么样儿,就是说真正幸福安康的那些人活得是个什么样儿我们都不知道,今天就给大家展示一下。   
  梁冬:啊,上古有真人。  
  徐文兵:诶,就是说在远古最接近自然的那个状态的时候呢……我们现在印象是什么?上古人都是什么啊,这个餐风饮露、茹毛饮血,就是活得很卑微、很可怜。凡是有这种思想的人我建议大家去参观一下殷墟,参观一下这个四川的三星堆,你去看看古代人做的、创造的那些文明,有本事你给我做一个。你如果做不到的话,不要轻易贬低古人。啊,所以“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  
  梁冬:哦,学《黄帝内经》还顺便学一些这个标准汉字。
  徐文兵:“提挈(qiè)天地”。 
  梁冬:它不是“提挈(xié)天地”,而是“提挈(qiè)天地”。
  徐文兵:这些人,我们都说什么呢?就说本来人是什么,天地的产物,应该去天怎么变你跟着怎么变。而这些人活到了什么呢?活到了可以影响自然的这种程度。甚至可以活到了是什么呢?自己去掌握自己的命的这种程度。  
  梁冬:这就叫“提挈天地”吗?  
  徐文兵:提挈天地,就是说他能影响天地的变化。  
  梁冬:诶,我们一直讲到的就是天地……我们要顺应天地的变化哦。
  徐文兵:诶,我们是什么人?人家是什么人?所以你读一些道家的书你能看到葛洪,就是在晋朝时候有一位非常伟大的道家、也是我们中医……中医学家,他叫葛洪,他说了一句话叫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梁冬:哦。
  徐文兵:所以你看一听这话,哦,真狂啊!对不起,人家是在掌握自然变化规律的基础上,然后呢,去做了些事情。提是往上提,挈是什么?拉着。啊,是吧?鲁迅有句诗叫“挈妇将雏鬓有丝”嘛,就是拉扯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混得已经鬓角出白发了,所以我们在这儿说一下命和运。提挈天地,我们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什么叫“命”?命拆开呢是两个字,叫“口令”,你把上面那撇往右边挪一挪,你就发现它是两个字,一个口、一个令。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这是什么?谁的口令?是天的口令。老天爷给你安排好的东西,变不了。我们经常说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说您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还是想改变自己的运?命是天命,运是人为。
  梁冬:哦。
  徐文兵:举个例子啊:很多人说,诶,怎么变?我说如果身为蝴蝶,你就别想变成一只苍蝇。
  梁冬:哦。
  徐文兵:或者说,你身为苍蝇,你就别想……
  梁冬:变成苍鹰,大漠上的一只鹰。
  徐文兵:呵呵。哦,变成苍鹰。但是你能,比如说身为一只苍蝇,你能改变什么呢?你能改变的是你在厕所飞,还是在厨房飞。
  梁冬:诶,这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徐文兵:这是运。
  梁冬:“人生如鼠,不在仓则在厕”嘛。韩非……那个谁,不是韩非。
  徐文兵:庄子。
  梁冬:诶,“人生如鼠,不在仓则在厕”,是那个谁说的吧?
  徐文兵:诶,哦,对,李斯。
  梁冬:李斯说的嘛。
  徐文兵:李斯最后死得很惨,他就没得道,他就没掌握好他在哪儿吃。他是个老鼠,你是当厕所的老鼠,还是粮仓的老鼠。我刚才说了,你是苍蝇,你是在厕所飞还是在厨房飞,是吧?在厨房飞可能吃香的喝辣的。
  梁冬:但是也容易被拍死。
  徐文兵:诶,容易被拍死;你在厕所飞追腥逐臭,诶,可能活得很逍遥。
  梁冬:对。
  徐文兵:这是能改变的,叫“运”。我们普通人能改变自己的运,你改不了自己的命。套用一种时髦的观点:你改变不了自己的DNA。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但是你能改变……  
  梁冬:你这么一说吧,就科学了,就科学了,啊,咱们要追求科学啊。  
  徐文兵:但是呢,就是说这颗种子DNA改变不了,你能改变的是你生活在一个肥沃的土壤,还是一个贫瘠的土壤。或者你上面有大石头压着你再扭曲地长出来,或者是你就顺溜溜地长出来。这是普通人能改变的是什么?运。可是真人,那级别不一样。他能什么啊?影响天地的变化。现在还有个科学理论啊,就是说南美的一只蝴蝶振动一下翅膀,结果呢?在我们这个半球就掀起了一场……
  梁冬:暴风雨嘛。
  徐文兵:啊这个台风,或暴风雨。是吧?他是认识到……
  梁冬:对,叫蝴蝶效应嘛。
  徐文兵:蝴蝶效应,没错儿。就是说现代科学认识到了那个南美的(蝴蝶)振动翅膀,和这儿是有关系的,它已经进步了。但是想想,大家想想那个“诸葛亮借东风”。  
  梁冬:这两天《赤壁》哈,小乔……《赤壁》啊……对,金城武啊……  
  徐文兵:对,那我也看了,看得我真是令我作呕。这个你看诸葛亮借东风,南美咱不说了,赤壁边儿上七星坛上有一个人在那儿舞剑。
  梁冬:嗯。
  徐文兵:结果怎么样?
  梁冬:会不会影响到它整个风流呢?风的流向呢?
  徐文兵:对呀。最后就是什么啊?掀起了一场东风嘛。
  梁冬:对。
  徐文兵:什么叫借东风?就是说我们中国人高明到什么程度?现在人才意识到那儿有个蝴蝶振翅膀,这儿有个风暴,我们中国人已经知道了我在这个坛、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我舞什么剑、走什么步,然后呢到半夜子时过了,丑时就会,原来刮着西北风,我掀起一场东南风。  
  梁冬:哦,就是有意识地做了那一只蝴蝶。  
  徐文兵:对呀!!!诶,你这个说你这个悟性高,就是……  
  梁冬:失敬失敬。  
  徐文兵:唉呀,真是精辟地总结了我的这个话。  
  梁冬:您故意留给我说的吧?  
  徐文兵:不是。我是想我这秃嘴笨舌,我就想说这个怎么办……这就叫提挈天地。  
  梁冬:老师表扬得很有成就感。  
  徐文兵:是在了解天地变化的基础上,还做了一些人为的东西,影响到了这个变化。所以古代很多高人,他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他经常讲,顺势而为、水到渠成。诸葛亮为什么出山?他已经算到了啊,目前这种生灵涂炭的这种局面,将来……
  梁冬:需要他出来。
  徐文兵:需要有一个人,去做一点儿什么?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维护一方平安的这么一个工作,所以他是顺势而出。我刚才讲的那些开国的那些大宰相、那些这个开国的元勋,都是道家,都是在关键时刻看到生灵涂炭、于心不忍,本来他自得其乐挺好,恬淡虚无地过得挺好。古代尧、舜、禹他让天下让给许由的时候,许由都跑,让他皇帝当他都不当,他为什么不当?他自己追求的那种状态自得其乐、极乐挺好,他就是在躲这个事儿。可是到天下生灵涂炭的时候,他就什么,出山去拯救他们。提挈天地。  
  梁冬:好了,提挈天地,稍微休息一下之后呢,和大家一起来重新分享有意识的做一只蝴蝶的智慧。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梁冬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上古天真论》的最后一段。“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啊,他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提挈天地”,刚才徐老师讲到。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您讲的这么多里面最有趣最有趣一段。别的也很有趣,但是我一直在研究这个“提挈天地”这四个字,以前也看过这段,从来没有想过,是吧?你说有意识地做一只那样的蝴蝶的能力……  
  徐文兵:影响到它这种天地的运行和变化。另外一个你比如说丘处机,本来是在这种蒙元屠杀、攻城掠地、杀害无辜那么残暴的情况下,他挺身而出,穿越大漠去见成吉思汗,去劝他不要杀生。这个事儿呢,后来就拯救了很多的生命,最后他被视作为这种,被封为什么?
  梁冬:国师嘛。
  徐文兵:国师啊这种。这是他本身也是作为一个道家修炼的,最后挺身而出影响天地变化的这么一个举动。  
  梁冬:哦,他也是真人。据说当时那个……  
  徐文兵:诶,丘处机,我们是叫丘真人的。  
  梁冬:对对对,全真教嘛。
  徐文兵:全真教嘛。
  梁冬:对,当时我记得,这个还有一个叫耶律楚材的人,是那个成吉思汗还是铁木真的幕僚。
  徐文兵:唯楚有才、于斯为盛。
  梁冬:啊,耶律楚材。
  徐文兵:在那个颐和园有他的墓。  
  梁冬:耶律楚材这个人呢,虽然是个蒙古人,但是据说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徐文兵:他是蒙古人的人种,但是呢,他的内心完全是淳德全道,接受了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熏陶。中国传统文化,大家一说就是儒教,是吧?
  梁冬:嗯。
  徐文兵:儒学。记住,儒学创始人孔子,公元前500年,距今两千五百年,难道我们的历史就这么短吗?很多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那没有孔子之前我们过的都是黑暗的日子吗?不对。是道的这个学说的阳光照耀了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几千年甚至上万年。
  梁冬:嗯,虽然可能也有部分孔子的支持者会不苟同你的观点,但是……  
  徐文兵:诶,我一点儿没贬低我们的儒学,你看诸葛亮有个“舌战群儒”。
  梁冬:对。
  徐文兵:这明显就是道家和儒家的一个交锋。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诸葛亮本身一点都没说儒不好,他说……他说的是那些腐儒,就是看书看到最后,就死在那个章句下了,所以那个诸葛亮说他什么?说他这些人是什么?“寻章摘句、白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册。”你读书读死了,既维持不了自己的身心健康,自己活得很痛苦,也拯救不了身边的黎民百姓,给他们治不了病,改变不了社会发展的方向,你活个什么劲?自残得了。所以这是儒和道历来都有争论,但是,没有一个道家贬低儒家,我们说的是那些腐儒,是那些把书读死了的那些人,包括中医,也有人自称儒医,这些人呢,不修身、不养性、不练功,没有气的感觉,然后就说会开几个方子,所以这个中医的没落,正是就是被这些人就是从一个勇于实践、勇于入世、勇于亲自临床实践去拯救病人的这个道的这种方法,转成了那种死读书、读死书、寻章摘句的研究那种儒学的方法去搞中医。包括现在,我们现在很多中医都是什么?搞科研,跟那个大白鼠较劲。
  梁冬:嗯。
  徐文兵:不看病人、不接触病人、不治病,然后说……  
  梁冬:拿个白鼠来针灸,看有什么效果。  
  徐文兵:然后就是这个这个这个一步一步地搞科研了。这其实是一种……
  梁冬:悲哀。
  徐文兵:误区。所以上次我们做节目就说了,就是说公元前的事情、公元后的事情,学术界有一句话叫什么?“书不读秦汉以下”。  
  梁冬:我最近也发现这样一个情况,我发现老庄的书呢,让我觉得读起来很舒服。  
  徐文兵:经典。
  梁冬:嗯。
  徐文兵:什么叫经典?是人发自内心的、与天地共鸣的那种真情实感。包括我们现在听人唱歌儿,我们现在听的唱歌儿啊,都是伪民歌,都经过学院派加上那种什么旋律音符,扭曲、拧巴出来唱的那歌,你听完了不舒服。真正听的天籁之音,你去到那些少数民族地区,去听那些当地人在田间耕作发自内心唱出来那歌,听得你真是神清气爽。  
  梁冬:啊,不过那个谁,沈宏非,就给我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他说他有个朋友在八十年代去采风啊……  
  徐文兵:诶,采风才真是接近自然。  
  梁冬:对。然后呢他听见有个姑娘在唱歌,听着挺好听,于是呢就拿了一个录音机,悄悄从后面爬上去,听了半首之后发现,人家是在用民歌的方式在唱邓丽君。哈哈哈……现在的情形是什么呢?你真要去那个呼伦贝尔盟或什么样,那些小孩子也不会很唱的啦。
  徐文兵:被污染了。
  梁冬:诶,其实很难的,对不对?说回来,不要跑题,“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把握阴阳?  
  徐文兵:把握阴阳的变化,就是我们在《上古天真论》第一段就说了,“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这个叫什么?
  梁冬:把握阴阳。
  徐文兵:把握阴阳。一个是做阴阳的奴隶,一个是去把握阴阳,主动地去……  
  梁冬:就是有没有那种把阴阳把玩于掌股之间的那种意味?
  徐文兵:诶,高人!这就是到了很高境界的人能做到的事情。他会影响到这种阴阳的变化。这些人他们是怎么变成真人的呢?呼-吸-精-气,哦。精是什么?物质。气是能量。我们现在人都看到了说,我们在吸氧,氧是物质,但是我们没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在吸气。这个气就是什么?不同的地域场合、不同的环境,它有一种能量,真人能够什么?找到那些最好的空气、或者最富有能量的地方去呆,而且在那儿什么?呼吸吐纳,这其实是古人讲的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
  梁冬:“独立守神”,说的是不是不要动来动去? 
  徐文兵:就是。这个很多人说,徐大夫,“生命在于运动”,您说这话对不对?我说当然对了。那我应该怎么去锻炼呢?我应该怎么运动呢?我说您是说“运”还是“动”?
  梁冬:“运”和“动”怎么区别?  
  徐文兵:对呀,呵。然后朋友就问我,啊,“运”和“动”还有区别吗?我说当然有区别。大家现在都在动,我讲过“动”是动手动脚,动脚啊,“作”是动手。“运”是什么?  
  梁冬:运是运化吧?  
  徐文兵:诶,所以你看“運”繁体字,它上面,底下是走之,上面是个车。
  梁冬:对。
  徐文兵:它是指什么?指我们身躯里面这些内脏的运化、传导,吃个东西,从上面吃进去,从下面排出,这叫“运”。所以你看,大家都知道,“动”容易,它受你的后天的意识支配。我想动动手、动动脚,就是目前,啊,健康没病,你要偏瘫了,想动哪儿都动不了。诶,受意识控制。但是那个“运”,它不受你意识控制。  
  梁冬:是的。你说马上给我放一个屁出来,也不是那么有技术性含量的……  
  徐文兵:很多人吃了不消化、很多人便秘,是吧?就是它是受什么?受另外一套系统控制,这就是我们讲的受那个心,内心控制,就是我们讲那个心神。那怎么让它运起来?动起来大家都容易,怎么让它运起来?告诉大家,运和动正好是恰恰相反的,就是相互对立的。
  梁冬:是吗?
  徐文兵:诶,一对冤家。就是说当你动得太多的时候你不运。
  梁冬:是吗?
  徐文兵:诶,怎么办呢?你别说你跑完步,跑完马拉松,马上让你吃顿饭你吃不了,你一点胃口没有,你吃不下去。为什么?全身的气血能量,都往这个肢体上流,往身躯流的很少。可是顺应自然角度来讲是什么?人先顾身躯,后顾肢体,是吧?一个是主干,一个是末梢,这你得分清楚。所以呢你想让它运怎么办?前提是先不动。
  梁冬:哦。
  徐文兵:前提先不动。很多人说,啊,我就想锻炼,我这个挺困难,你这个不让我动,那太好了,我就不动。我说你不动试试。我也不讲让你摆什么姿势啊,你就站那儿不动,你试试,你看看吧,人往那儿一站,特别是现在大多数人,往那儿一站,用不了一分钟,就开始躁,啊,一会儿这个抓耳挠腮,一会儿这个那个、浑身刺痒,最后他不由自主他就要动。  
  梁冬:掏出手机来看看短信什么的。  
  徐文兵:诶,所以现在人是什么啊?静不下来,静不下来。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呢,所以它这个动得太多,它就运得太少,很多人这个消化功能就出问题。所以呢,怎么让它运,运化起来、运作起来,这个《黄帝内经》就告诉你了:第一,呼吸精气。你整天呼吸的是浊气,污浊之气,或者是腐败之气的话,你身体也不会好。呼吸精气的基础上怎么办呢?叫“独立守神”。立是什么?站那儿,别动,别动,啊。别动,我最早跟……
  梁冬:不许动!
  徐文兵:诶,不许动。这很多人做不到。不信你试试。我最早跟我的老师,就是马世奇老师学形意拳站桩,就是我们学站桩第一式,我跟马老师说,我说马老师,度秒如年!
  梁冬:度秒如年?
  徐文兵:就是,我在那儿就看那个表,看那个秒针“嘣儿嘣儿”一秒一秒蹦,我感觉时间就那么漫长,然后呢那身上的汗就下来了,就咬着牙坚持啊。  
  梁冬:你最长时间能多长时间不动?  
  徐文兵:现在没问题。现在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都可以。但是在那会儿就是躁得,就是说气血老不关注自己最重要的脏器、身躯,而是在往手脚上奔涌。往手脚上奔涌的结果就是什么?手脚躁动。所以说现在人很浮躁,浮是什么?心气儿浮,眼高手低。躁是什么?就是手脚乱动,静不下来。
  梁冬:瞎折腾。
  徐文兵:瞎折腾。诶,瞎折腾。
  梁冬:所以为什么要提倡“不折腾”,诶,是真的是…
  徐文兵:要独立守神。我们讲这个,首先说 “立”,另外说一下“独”。啊,“独”有两种解释,有人说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在那儿站着,一个人很孤独,就是“独”。还有一种解释呢,就是大成拳的王乡斋先生,就是说他理解《黄帝内经》这句话,他说“独立守神”呢,就是学“金鸡独立”。  
  梁冬:哦,一条腿。  
  徐文兵:一条腿站在那儿。  
  梁冬:就像那个鹅,是吧?  
  徐文兵:诶,就像那个仙鹤啊、还是什么那个那个什么水鸟。诶,一条腿儿。  
  梁冬:所以你知道广东人啊,吃烧鹅啊,都要吃左边腿或者右边腿,因为这个烧鹅啊……  
  徐文兵:总共就两条腿,不是左边……  
  梁冬:不是,我忘记了,问一下他们,是吃哪条。上次他们给我讲过的,好像是要吃右腿。因为大部分的时候呢,左腿是抬起来、右腿站着的。所以呢烧鹅的右腿呢比左腿好吃一点点。
  徐文兵:诶,有劲儿啊。
  梁冬:对,有劲儿。
  广告片花……
  梁冬:独立守神。
  徐文兵:诶,独立守神。就是说这个呢,后来被中里巴人,就是郑幅中先生,
  梁冬:对。
  徐文兵:他就是把这个,就是宣传了出去,叫“金鸡独立”。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进一步啊,首先让你两条腿儿在那儿站着,独立,静静地站着。过了这一关以后呢,怎么办?一条腿站,而且要闭上眼睛。
  梁冬:很不容易呀!
  徐文兵:这时候你发现你就站不住。
  梁冬:几乎不可能,我试过,我试过。
  徐文兵:但是呢,你慢慢儿这么练。什么叫“守神”呢?原来你的心思啊,全在外面,诶,看着个电视、听着个音乐、往那站着也行,可是当你练这种一只脚、一条腿、而且闭上眼睛站桩的这个功夫的时候,你绝对心无旁顾,顾不上外面那些东西了。你那个心神就回来怎么去保证你这个平衡了。收回来了。   
  梁冬:所以说人家说这个瑜珈虽然有点儿小资产阶级腐化堕落,但是瑜珈里面有些动作还是道理是一样的嘛。  
  徐文兵:瑜珈绝对不是小资产阶级,绝对是我们东方民族的一个智慧。
  梁冬:是。
  徐文兵:瑜珈的很多东西都和道家的修炼方法都是相通的,它也要调息,它也要调形,还摆出很多人都做不到的那姿势,是吧?  
  梁冬:人家以为是杂技,其实它不是啊。  
  徐文兵:最后呢它也达到最终一个效果,叫调心。所以你看我们先调呼吸,然后再独立,这是调形。最后守神。前面我们讲,《上古天真论》说了个什么?“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没错。当你这么站桩、这么呼吸吐纳的时候,你那个神啊,就守在你体内了,就回来了。你才有资格、有可能去做一个这个真人。这叫“独立守神”。所以我建议大家呢就是说怎么用自己的神?神就像那个刀刃,就像小火苗的顶端,如果你神用得好,把钢用在刀刃上,把神用在了正确的地方,你那个小火苗开得很小,你做的事情事半功倍。如果你不会用神的话,你最后呢就是失神、散神、失魂落魄、把自个儿那点精气全耗尽了,最后回首一生,没准儿还觉得一事无成。所以说第一步要守神。第二步呢,我建议大家呢做什么事情要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去做。
  梁冬:这在《庄子·养生主》里面叫“庖丁解牛”,是不是?就是要把自己的位置变得很小。
  徐文兵:人牛合一。
  梁冬:对,恢恢然,哦。
  徐文兵:目无全牛。
  梁冬:是的,你要在这个缝隙之中,把自己缩得很小,在缝隙之中游刃有余。  
  徐文兵:大家就是有空的话呢,就是一个是读《黄帝内经》,再一个就是读一下我们这些道家的经典著作《庄子》。《老子》一般读不懂,就先别看啊。包括《列子》,它里面有很多寓言故事,你读了以后就像听人讲一故事,然后呢,潜移默化把自己的这种思维方法、情绪习惯都变了,然后就这达到一个修身的这么一个效果。所以说我看到现在很多人不守神,它那个神啊就是什么?散着呢。你看现在孩子啊,听个MP3耳朵,然后呢嘴里还嚼着口香糖,手里摇个铅笔、摇个笔,玩那个花样真是我都觉得……
  梁冬:刘谦都玩不过来。
  徐文兵:诶,真是刘谦都玩不了。然后呢,这儿还看着作业,眼睛边上还瞟着个电视。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所以这种情况下,它那个神是散乱的。毛主席讲过,我们这个战胜敌人的方法很简单: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
  梁冬:对。
  徐文兵:我们现在是需要同时分神、散神去做很多事儿,结果呢,一件事儿都没做好,最后还把自己累得够呛。    
  梁冬:好,稍微休息一下。继续回来,上古天真论。
  广告片花……
  梁冬:回来,《上古天真论》呢,刚才和徐老师讲到啊,这个“独立守神”。“独立”呢,有两种方法,一个是一个人站着,另外是一条腿站着。“守神”呢,就是要往里面收,对不对?让你聚精会神。  
  徐文兵:诶,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那个心思啊、心神,就是那种本能的反应就收回来了。  
  梁冬:诶,这个我曾经真的试过,就是如果你真的试着闭上眼睛,一个腿站的话,你真的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腿上面。
  徐文兵:顾不上干别的。  
  梁冬:嗯,这反而其实比较轻松。  
  徐文兵:诶,最后呢你这么站完以后呢,反而是什么?你那个运起来了,就是那个肚子里面运化功能就恢复了。所以很多人站桩,你别看他没跑步,微微地就出汗了。
  梁冬:嗯。
  徐文兵:诶?不跑步怎么能出汗?这种汗和你那种过劳出那个汗完全是两种汗。而且呢,站桩一会儿是什么?手脚发热,打嗝放屁,怎么回事?肚子运化开了。这就是一种回神儿的表现。就说……
  梁冬:运气来了。
  徐文兵:诶,运气来了。   
  梁冬:嗯,真漂亮!然后就是“肌肉若一”哈。“独立守神,肌肉若一”,它在这里讲“肌”和“肉”嘛,对不对?上次你也讲过“肌”和“肉”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徐文兵:对。这句话呢我们就捎带提一下,就是说在这种“呼吸精气,独立守神”的状态下呢,人的肌肉会出现一种什么反应呢?就是说肌是发力的肉,肉是放松的肌。我们现在人呢,就是肌……有肌无肉,或者是有肉无肌。有肌无肉的人是什么?肌肉僵硬,老在发力,没有放松。文武之道还一张一弛呢,一个人老在那儿绷着劲、较着劲,不放松的话,首先身体受不了。
  梁冬:自己累别人也累。
  徐文兵:另外呢他这种情绪性格,也就是那个跟人较劲的那种性格。
  梁冬:对。
  徐文兵:好多人说你是杠头啊?怎么这么zhóu啊?是吧?肌,有肌无肉。还有的,我……挺有意思的,我治疗几个病人,就是他明显表现的就是这种肌肉的这种冷、僵、硬啊,然后一点穴就剧痛。我说你这儿有毛病。人家还跟我说这是我练腹肌练的。我说腹肌我见过,那个肉是什么?生动活泼。该发力的时候……
  梁冬:紧张团结,嘿嘿。
  徐文兵:硬的,诶对,团结紧张,硬得像石头。该放松的时候柔软如婴儿,老子说“专气致柔,能婴儿乎”?这叫肌肉若一,什么叫若一呢?是等分。我们以前说那种祭祀天用的那个玉啊,叫玉璧。那个有玉的地方古人就叫肉,肉多肉少。你比如玉璧它那个窟窿小、玉多,这叫肉比孔多;如果是做成那种环状的话呢,它那孔大肉小;还有呢一种情况它叫“瑗”,就是玉字边,一个爱字,它就是肌肉若一,它就是肉和孔一般大。若一的意思就是什么?它的发力的肌和那种放松的肉是对等的,绝对不会像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光有肉没有肌或者光有肌没有肉。
  梁冬:就是黄金搭档一比一。
  徐文兵:诶,黄金搭档一比一,啊。所以我建议大家呢,呃……就是在练功的状态下呢,你的身体会知道哪儿该放松、哪儿该紧张啊,这就恢复到了一种原始、天然、纯真的一种状态——肌肉若一。  
  梁冬:所以我还以为是肌肉合一咧。刚刚感觉就是合一这种感觉。  
  徐文兵:最早我也理解的是这样,后来慢慢地就是……读《黄帝内经》啊有这么一个特点,什么啊?咱们就像个小孩子向高人请教,我的知识水平有多少呢,我能读懂哪儿,我就先看一遍。然后过一段时间呢,我再看,看不懂的呢我先放下。要这种态度,你就会发现,原来越读越有意思,你越看呢,能理解的篇章越多,能明白的意思也是越深。
  梁冬:哦。
  徐文兵:这叫肌肉若一。你看,我见过几个老师啊,他有这么一个本事,就是说你摸上他的手,软……大男人吧,摸上去手软软的,真是绵软。但是等他一抓你的时候,哇,那比老鹰的爪子都厉害,疼得你彻骨,这就像那个真正打疼人,打得最疼的是什么?不是棍子,是什么?是鞭子。  
  梁冬:诶,这真的是这样。  
  徐文兵:那鞭子那么柔软,等它那个末梢发力打在身上的时候,哎哟,那个疼哦。它把那种力和气能深深地透进去。所以大家一定要练到这种这个肌肉若一的状态。肌肉若一状态其实是什么?气脉常通的一个状态。
  梁冬:嗯。
  徐文兵:我记得我有个病例,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腹肌那个,他本身是因为不生育,是个男的,不生育,然后找我看病。我说你这儿都是死肉,都是阴寒凝滞的死肉。他说我练过腹肌,我说你这是死肉。后来就扎针,给他扎针那疼得不行啊,就是阴寒特别重。  
  梁冬:会不会这种人扎针都扎不进去啊?  
  徐文兵:啊,特别……为什么我现在用的都是一次性的针啊?反复使用的针它有个金属疲劳,碰到这种阴寒特别重、肌肉特别……肌特别死的人,容易折进去。
  梁冬:哦。
  徐文兵:就是你扎进去他一较劲,叭,针折了,这时候你还得拿镊子、拿钳子去拔针,出问题了。使用一次性的针呢,一个是干净,再一个,没有金属疲劳。所以再困难的石头我也能给它扎进去。后来呢,直到把他肚子扎软了,气脉通了,他后来生了个女儿,现在女儿都上学了。他为什么肌肉那么死、那么硬啊?后来他跟我说他有个哥,北冰洋汽水厂的,以前改革开放前啊,我们是没有可口可乐,北京最好喝的饮料——北冰洋汽水。他结果沾这个光就老喝冷饮,喝到自己那个肌肉,肉全变成了肌,就变成了阴寒凝滞。  
  梁冬:呵呵,哎呀,所以啊用老子的话来说,什么事情都不见得是好事,是吧?那个时候他觉得肯定很骄傲,是吧?  
  徐文兵:特骄傲。我们那会儿吃根冰棍儿都觉得看人挺羡慕,人家喝那个汽水……
  梁冬:估计小时候欺负其他小朋友就靠那几瓶汽水了,是吧?呵呵。“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  
  徐文兵:啊,你看这些人的寿命不是度百年乃去了,是与天地等同。  
  梁冬:诶,这话吧,我有些时候会担心它是一种文学表达手法。
  徐文兵:我个人认为……以前我也认为是。现在我认为真有这样的人。诶,包括民间传说啊,有个很著名的道家人物叫张三丰。
  梁冬:对。
  徐文兵:张三丰到现在还活着。  
  梁冬:这个嘛……传说中到现在还活着,对吧?但是呢,我觉得呢因为呢我们没有办法作更深入的考究,但是呢“寿敝天地”,说明他有这种气魄。有些时候我们不光是看这个字啊,另外一方面你也觉得古人遣词用字那么优美哈。三五个字“寿敝天地”,那种感觉就是一下子超越了天地的这种感觉。  
  徐文兵:天地就是地球存在了多长时间,到什么时候毁灭,我就跟它一块儿玩完。  
  梁冬:“无有终时,此其道生”,没有结束的时候。  
  徐文兵:对,这就是我说的道家追求的那种最高境界叫“我命由我不由天”,“寿敝天地,无有终时”,这是一个我们只能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梁冬:景行行止嘛,对不对?所以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以前有个同事啊,曹景行先生,真的是很有文化。你看人家爸给他起的名字叫曹景行,来自于……  
  徐文兵:诶,他们家有文化。所以读到这本书,读到这一段的时候呢,我们就说,诶,就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这不是咱们这些肉眼凡胎、凡夫俗子所能做到的,但是我们可以去表达一下我们的尊敬敬仰之心。
  梁冬:而且他设立了一种可能性,所以有些时候啊……  
  徐文兵:诶,无限地向往,让人觉着活得是多么地有希望。
  梁冬:有可能、有可能的。  
  徐文兵:有!一切皆有可能!  
  梁冬:对,我们都能,呵呵,我们都能。“无有终时,此其道生”。然后他讲的是上古时候的真人嘛,对不对?  
  徐文兵:这是一个最高境界的真人。下面那个叫至人,他也叫真人。我们现在就是历史上被称作几个真人的人,其实他没有达到第一个那个境界,因为他没有说寿敝天地,无有极时,或者他寿敝天地无有极时我们没有看见。你比如说孙思邈叫孙真人,他活了一百多岁。但是呢第二个阶段的人叫至人,后面有句话它“亦归于真人”,我们现在很多中国古代的这些道家达到了第二个境界。第二个境界是什么呢?  
  梁冬:对,我来念一下,“中古之时,有至人者”,就是有到这个到至人的人。
  徐文兵:诶,就是达到了这个境界的人。
  梁冬:淳德全道,它用的叫“和于阴阳”了,就不是把握阴阳了。你看到没有?“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就也属于真人这个级别,副处级,是吧?副处级也是处级,是吧?
  徐文兵:对对。
  梁冬:老师稍微给我们解释一下“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何谓淳德全道?  
  徐文兵:这个“淳德全道”就涉及到了我们这个道德的问题,这在以前的节目里面我们反复提到,道是天地的变化,自然变化规律。德是人的德行、行为。这个道和德呢,如果能做到人的德符合于、接近于这个道的变化,这是我们道家追求最高的境界。
  梁冬:嗯。
  徐文兵:所谓淳德呢,就是尽可能地、不失真地去……淳道,尽可能地、不失真地去掌握天地变化的规律,这叫“淳”。然后“全”呢,就是尽可能地全面地去掌握,让自己的所有的这个思想行为都符合这个天地的变化。这就是至人能够做到的境界。他不是去提挈天地,不是影响天地的变化,而是我尽量随着您的马的奔跑起伏去做。
  梁冬:啊,就是说如果像那个更厉害的真人骑马,他来决定这个马的节奏。  
  徐文兵:他能让你跑,他能让你颠,他能决定你。这个呢是我“淳德全道”。  
  梁冬:啊,这个呢,就跟马的节奏差不多就行啦。所以呢他用的叫“和于阴阳”,真人叫“把握阴阳”,是吧?和于阴阳。  
  徐文兵:什么叫“和于阴阳”?“把握阴阳”和“和于阴阳”的区别在哪儿?什么叫和?和,首先前提是不同。
  梁冬:和而不同。
  徐文兵:和而不同。所以古人晏子(应该是孔子吧)有句话叫:“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就是什么呢?我非要把别人做成跟我一样,这叫同,同化别人,是吧?但是呢,我允许别人跟我不一样,但是我们仍相处得非常融洽,非常和谐,这叫和。就好像炒菜,我本来炒放点拿这个葱姜炝锅了,葱姜是什么?辛辣的,然后呢你又让我拿葱姜去炒一盘辣椒,这叫同。为什么?它们的性质、它们的味道是一样的,都辛辣,所以这叫同,这不叫和,是吧?相反来讲呢,就是当我炒一盘辛辣的东西的时候放点醋,这叫什么?不同。但是很好吃。
  梁冬:啊,酸辣汤嘛。
  徐文兵:诶,酸辣汤。这个酸呢,制约了辛辣的那个发散,辛辣的发散呢,又平和了这个酸的收敛。所以这样做出来的饭——和,我们觉得它好吃。
  梁冬:和而不同。
  徐文兵:和而不同。但是它,首先它不同,但是呢又非常好。所以那些幼稚的、思维简单的人老想让别人跟自个儿一样,就把别人都改变成他这样的人。  
  梁冬:徐老师让我想起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东西,前一段时间有人问我上海和北京有什么不一样?我说你去上海一段时间,你会变成上海人,你在北京几十年,你还是你自己这个人,不是一北京人。  
  徐文兵:诶,但是你在北京呆得很舒服。  
  梁冬:对,这就是上海和北京的区别。好,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好,回来之后呢依然和徐老师一起来聊到这个《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的第三段讲到真人、至人等等等等哈。说呢,这个真人呢,是能“把握阴阳”的,至人呢稍微低半级,副处级呢,是“和于阴阳”。不过和于也很了不起,刚才徐老师也讲过,和而不同。  
  徐文兵:现在能做到和的人也不多了,都是什么?都硬撑着要做真人,不是真人想做真人。什么叫和?就是说当敌人强大进攻的时候,我退却,这也是和,是吧?敌进我退,这叫和。
  梁冬:敌退我进。
  徐文兵:诶,如果你不自量力,敌人进你也进,这就叫不和,是吧?对着干嘛。夫妻拌嘴吵架也一样,丈夫发火了,老婆忍让一下,这叫什么?和。丈夫发火,我火比你还大,不和,是吧?家里碰到事儿了,丈夫不出头,属阴;老婆也不出头,不和。
  梁冬:噢。
  徐文兵:所以你看,我们那个阴阳图啊,它绝对不是各平分天下,左一边右一边,它是什么?阴大的时候,阳小;阳大的时候,阴小。它表面看来不平,不是一人一半,但它绝对是个和。你看我们现在朋友互相吃饭,我们一吃饭,我到美国,人家说,咱们一起去吃饭,我听错了,咱们一起吃饭和我请你吃饭俩概念,咱们一起去吃饭是什么?AA制,你付你的我付我的,这叫什么?平。
  梁冬:嗯。
  徐文兵:平吧?但是呢,有和么?我们朋友吃饭,什么?“梁冬,我请你吃饭”,我掏钱。
  梁冬:谢啦!
  徐文兵:呵呵,别客气。可能下一礼拜梁冬说,诶,徐老师, 咱们一块儿去吃个饭。一年下来算一下账,
  梁冬:可能差不多。
  徐文兵:差不多,还是个平,但是这一年体现出来一个什么?和。
  梁冬:诶。
  徐文兵:所以你看这个和,我们现在说“和谐社会”,我说请问什么叫和?和是不一样,谐是一样。我们经常说和谐社会。
  梁冬:对。
  徐文兵:和是允许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观念,但是不妨碍咱们和平共处,不能说我非得把你干掉,斗争,阶级斗争。这叫和。和是允许不同。谐是什么?同,共振,共鸣,诶,一个频率,一个声段。所以这个“和于阴阳”,值得我们大家去深入地研究。真人啊,我觉得啊,咱谁也做不到,咱往那个至人那儿够一够。
  梁冬:能和于阴阳就很不错了。
  徐文兵:诶,和于阴阳。冬天保保暖,夏天呢,稍微平衡一点儿凉,也别太凉。这也叫和。你别你冬天跑出去冰冻去,夏天在火炉边儿再热上加热,对不起,那叫同,那不叫和。  
  梁冬:对,刚才徐老师您讲的这个和而不同啊,这真的是很有意思哈。这个而且打破了我很长时间的一个偏见,我认为和就是一样。显然,和是不一样。  
  徐文兵:和的前提是不一样,我们讲五行,五种颜色,五种颜色,但是呢五行有一个相生相克,它们处在一个系统里,非常好。你非要把五行所有的颜色全变成一个,让所有的脏腑功能都变成一个,这人死了。  
  梁冬:嗯,所以这个夫妻之间还是要有互补的,是吧?  
  徐文兵:要和,别同。起码你不会找一个……  
  梁冬:如果我性情稍微好一点的话呢,
  徐文兵:你可以厉害一点。
  梁冬:老婆可以凶残一点。好,“调于四时,去世离俗”。调于四时?  
  徐文兵:诶,这就是我们讲最早时候说“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合于术数”。阴阳很多人看不见,四时,四季的变化,诶,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当我们上古天真论讲完以后,第二篇我们讲的就是什么?《四气调神大论》。这个“调于四时”,在第二篇又是一篇洋洋洒洒的一篇文章,就这四个字,就是说,春天来了,你该怎么做?你该吃什么?你该穿什么?
  梁冬:你该做什么?不做什么?
  徐文兵:诶,不做什么,都给你讲了。这是至人的生活,一定要顺应四季的变化去做。刚才我们讲这个文明的诞生,你看吧,两极,南极北极,没有什么太多的生物,更谈不上文明。赤道太炎热,也没有太好的文明。只有北纬40°这个温带,不凉不热、四季分明的这个地方,诞生了很多伟大的文明,你看埃及的金字塔、你看巴比伦、你看希腊、你看我们中国,都是在这个……
  梁冬:纬度道上面哦。
  徐文兵:诶。所以这个四季分明的地方出产丰富,养育出来的人,也是地杰人灵。
  梁冬:所以叫调于四时,是吧?
  徐文兵:可惜的是我们生活在这么好的一个有四季分明变化的国度,我们不去调、不去适应,还跟它呛着,最后闹得自己还说做什么人哪。
  梁冬:唉呀,这个东西哪……
  徐文兵:最后做了个病人。  
  梁冬:慢慢慢慢、逐步进步哈。“调于四时,去世离俗”啊。  
  徐文兵:诶,这些人是不屑于跟一帮这个凡夫俗子搅和在一块儿的,他们一般是离开这种喧嚣的红尘,在呼吸精气、山清水秀的地方过着一个基本上属于隐居的生活。  
  梁冬:嗯。就是过一个农民的生活。一个非常令人羡慕的农民。  
  徐文兵:诶,不跟你们搀和。
  梁冬:去世离俗。
  徐文兵:不跟你们玩儿。  
  梁冬:啊,积精全神。  
  徐文兵:诶,看了,积精全神,这是我们中医的……我一般签名送给别人书的时候,我一般要写点儿字,我写的字基本上都是《黄帝内经》的话。其中经常要写到“积精全神”。
  梁冬:积是积累的“积”。
  徐文兵:积累的“积”,把自己的先天的那个物质基础——精,好好地储存好,这样的话你的那个气才会足,气足了以后呢,你那个心神才会得到保全,得以安全,得以做到那个敦敏的敏。所谓积精全神者,两个字,敦敏。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离中虚,坎中满。
  梁冬:坎中实。  
  徐文兵:诶,坎中满,对。
  梁冬:“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  
  徐文兵:这句话是至人的最让人心向往之的一个状态。“游行于天地之间”,很多人说你没有飞机你怎么游?你没有这个千里眼、顺风耳你怎么听?视听于八达之外。这就是我告诉大家,当作为一个健康的人,达到这种状态以后,你是可以出神入化的。哦,你就可以能够,你的肉身还在这儿,但是你的那种感官和知觉你会变得非常地敏锐。
  梁冬:嗯。
  徐文兵:有的网友跟我留言说,诶,你说这个奇巧淫技不好,我们现在发明了手机我们可以通话多好。我说我告诉你,古人不用手机照样能沟通。
  梁冬:心神相通嘛。
  徐文兵:诶,心神是相通的。
  梁冬: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啊。
  徐文兵:甚至没有眼神,甚至离得很远,但是那种母子连……我们经常说母子连心呐。  
  梁冬:对,我常常听到有朋友跟我说。  
  徐文兵:啊,那种感应你都想像不到。我们现在是把天真赋予的那么敏锐的东西全丢掉了,以至于我们现在跟他说“你有这个功能”,他都不信:“啊?这怎么可能?”  
  梁冬:诶,你说的别的我不知道,就这个母子之间的确是有这样的情形的。  
  徐文兵:这是发生在我妹妹和我母亲之间的事情。  
  梁冬:怎么发生的?  
  徐文兵:就是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我以前对这些东西,我当是封建迷信,胡说八道。发生在我妹妹和我妈之间的这种沟通以后就觉得:哦,敢情真的存在。人的那种神明,就是我们讲的这种气,它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啊,举个例子,过几十年我和梁冬都没了,但是我们这个声音还在,对不对?
  梁冬:对。
  徐文兵:它可能在你听过以后它还无限、没有止境地在往远处走。也许多少多少年以后某个人听到了,你说那会儿是什么感觉?时空宇宙的观念在道家看来,这些都不是我们人的一种障碍。你可以不用那些东西,你照样能达到这个境界。  
  梁冬:啊,游行天地之间。  
  徐文兵:视听八达之外。  
  梁冬:什么叫八达?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一个“四通八达”。八达指方位。东南西北,这是四吧,然后东南西北中间有个夹角,一共是八个方向。
  梁冬:对,东南方、西北方……
  徐文兵:诶,八个方向。我们这个节目播出以后,很多网友给我留言,一般都是这样,徐老师你讲得太好啦,然后呢
  梁冬:但是……
  徐文兵:我怎么怎么着,先夸我一句,然后就说我有什么什么问题,希望您给我诊断、您给我用药。我就特别不好意思。因为什么?咱没达到至人的境界,至人是可以,啊,你提供给我一点儿信息,马上你是什么病,哪条经络堵啦,哪个出问题了,我马上这个治疗的方法就出来了。哦,很多人说是可以遥诊。我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我是,您必须得到我这儿来,我这个三部九侯望闻问切才能看,所以希望大家体谅。  
  梁冬:嗯,“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徐文兵:这些人就没有说狂到了那种寿敝天地、无有极时,但是他们这些人会活得很长啊。会活得很长。  
  梁冬:此盖益,盖,此盖益其寿命?  
  徐文兵:盖是原因嘛。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这些人,因为他积精全神,所以呢也能够活得很长。而且呢由于他的精气足,以至于他的神明非常敏锐,他能够有那种视听八达之外、游行天地之间的这种能力。这就是先有物质基础,再有功能,最后达到一种神明的境界。  
  梁冬:什么叫积精全神呢,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种比喻,跟同学们、也向老师汇报一下。这个金融危机之前呢,这个巴菲特呢就把所有的股票卖了,他的股票里面的很多现金流。当时很多人就批评他说你把这个钱存在银行里面没什么利息,那不是很浪费吗?后来发现那一些没有把钱变成现金去买股票的全部亏了,在那个时候你不亏、人家亏你就已经在赚。这个就叫积精全神。  
  徐文兵:诶,没瞎花钱就算挣钱。  
  梁冬:没瞎花钱就算挣钱了。所以今天这个话题呢其实我觉得真的是很有趣哦。我们今天呢从上古时期的真人和至人两段,下面呢还有两段就在下一周的同一时间再和大家分享了。
  徐文兵:我们最后一期节目呢,就作为一个《上古天真论》的一个总结啊,希望大家到时收听。  
  梁冬:感谢徐老师,谢谢!
  徐文兵: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赞助我们|我要投稿|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黄帝内经网 加速乐

联系电话(微信同号):18264146691 QQ:1830924110 您好,我是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 邮箱:1830924110@qq.com 联系地址:济南市天桥区历山北路

黄帝内经网的使命:帮助30岁-100岁的中医爱好者学习黄帝内经养生智慧,祝愿人人都能活到120岁,黄帝内经护佑中华儿女远离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乳腺增生...

黄帝内经网站长宋利提醒您:一定要从30岁开始学习养生!

鲁ICP备15004867号-1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9-16 14: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